如何用手机方便访问本站

慈法法师:往生论注讲解 第三十六集


 2024/2/3    下载DOC文档    

第三十六集

原文:

下下品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此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

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于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当以此消五逆罪也)。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以此经证,明知下品凡夫,但令不诽谤正法,信佛因缘,皆得往生。
  问曰:《无量寿经》言:愿往生者,皆得往生,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此二经云何会?
  答曰:一经以具二种重罪:一者五逆,二者诽谤正法。以此二种罪故,所以不得往生。一经但言作十恶五逆等罪,不言诽谤正法。以不谤正法故,是故得生。
  问曰:假使一人具五逆罪,而不诽谤正法,经许得生。复有一人但诽谤正法,而无五逆诸罪,愿往生者,得生与否?
  答曰:但令诽谤正法,虽更无余罪,必不得生。何以言之?经言:五逆罪人,堕阿鼻大地狱中,具受一劫重罪。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此劫若尽,复转至他方阿鼻大地狱中。如是展转经百千阿鼻大地狱,佛不记得出时节。以诽谤正法罪极重故。又正法者,即是佛法。此愚痴人既生诽谤,安有愿生佛土之理?假使但贪彼土安乐而愿生者,亦如求非水之冰、无烟之火,岂有得理?
  问曰:何等相是诽谤正法?
  答曰:若言:无佛、无佛法,无菩萨、无菩萨法。如是等见,若心自解,若从他受,其心决定,皆名诽谤正法。
  问曰:如是等计,但是己事。于众生有何苦恼,逾于五逆重罪耶?
  答曰:若无诸佛菩萨说世间、出世间善道,教化众生者,岂知有仁、义、礼、智、信耶?如是世间一切善法皆断,出世间一切贤圣皆灭。汝但知五逆罪为重,而不知五逆罪从无正法生。是故谤正法人,其罪最重。
  问曰:《业道经》言:业道如称,重者先牵。如《观无量寿经》言:有人造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无量苦。临命终时,遇善知识,教称南无阿弥陀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与三途诸苦永隔。

讲解:

《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论注》的学习我们继续进行。

回向门。所谓的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回向门这是第五门。回向门所说的四句偈子,“我作论说偈,愿见弥陀佛,普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那么这四句来表述净土法门的一个所谓的出功德的修持,是一个依法修持的法则。法则不离于心念,心念者假以文字传达,令我们了知其运用心的一个方法,来成熟一个道业。

昨天我们提示到依《无量寿经》,昙鸾法师把阿弥陀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威神功德,诸佛所赞叹不可思议的威神功德,功德所在就在于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即得往生,住不退转。那么这个是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威神功德,是十方如恒河沙诸佛所共称赞,种种称赞不可思议的威神功德就是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即得往生,住不退转。这实在是以佛不可思议威神功德而建立,十方诸佛所赞叹。是诚实言,是至真之语,是无疑之语,令随顺佛陀愿力之有情即得往生,令佛力住持教化之有情即得阿毗跋致,使此类有情于无上菩提一生抉择。此处皆以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威神力故,作为增上缘,作为守护,作为皈依。

法不孤起,此处是法不孤起所显现的这种大威德善巧,就是昙鸾法师在前面作提示的,是何等众生,“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此类众生是哪一类呢?他在这儿作一个抉择。后面说:“案此而言,一切外凡夫人,皆得往生。”那么他这个总结的是依佛愿力故,使一切有情咸能往生。所以我们提到,后面这《观无量寿经》也会提到昙鸾法师举的这个文字。昨天我们把《无量寿经》用三辈往生,三辈——因众生善根成熟之异,皆发无上菩提心,若出家、若供养三宝、若不能做诸善根,此类修行依止无上菩提心,信顺弥陀誓愿,修诸善法或者不修善法或者出家,此类三辈往生,各现其利。所谓上辈中辈下辈者,非以高低之说,但是利益成熟之早晚,成熟之周遍与深浅所表达。

那么他后面昙鸾法师列举《观无量寿经》的文字来作九品说,我们看下面的文字。

又如《观无量寿经》,有九品往生。下下品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

那么下下肯定摄于上上,我们都知道九品往生中,有做三福之说,有行诸善之说,有读诵大乘经典发菩提心之说,此类有情若中品若上品。那么这说的是下下品。那么就是根基最为羸弱、最为苦难、最为倒见之有情,说这一类人怎么来往生。

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

这都是很重的过失,五逆我们是知道的,弑父弑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之类的,那这逆罪是十分重的。十恶——杀盗妄YIN身口意业具足十恶,过去说十恶不赦,那就是在世间是不让人接受之有情。

如此愚人

现在在我们减劫恶世之时,五浊恶世减劫之时,我们说如《阿弥陀经》讲,从劫浊、见浊、命浊,种种浊业之中,有人在这地方沉沦无际,已经不能觉醒。现在你要在世间,再看看世间的这种日新月异的变化,不是说是道德善根增长,而是恶缘逐渐炽盛,人的心智逾来逾苦逼,人的五欲念越涉越大,反而心智越来越羸弱,越来越狭隘,越来越自私,被逼的机制越来越多。所以说“如此愚人”。

以恶业故,应堕恶道

我们都知道世间相是因果相,六道众生各获已业,在自己的无明业中,不知道果报从何而生,所以不信因果,沉沦于无明业报,无次序中。他的心无次序,因果还是有次序的,因果该怎么报还怎么报的。所以一切利衰之相莫不是自作自受,我们要不小心这个地方,就不能深信因果,多去外缘去寻觅,所以昧失自心,丢失主动守护。我们要是知道因果自作自受,人就会自动的、主动的来守护自己的心业,守护自己的因果报应,来承受自己所能承受的果报,做自己能承受的果报业相,这就是所谓的择取业相。

那不信因果的人呢?做得起恶,受不起恶报,恶报一来,就怨恨于周边,诋毁于亲人、友人、师长之类。因为自己的对因果的这种不能了知,多造诸恶,苦报现前之时,迷闷于自心,所以多生怨恨。我们在社会上经常会看到怨声载道这样的事,经常会在寺院里听到这种怨恨的话,那么这个真是不明因果。这个讲的是个因果相续相,所以应堕恶道,

经历多劫,受苦无穷

这依经典而说。

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

此时再念其它,念戒是不行了,因为此人一生无有戒德善根;念法也是不行的,因为一时苦苦相逼,苦业相逼,无有念法之机了,修法念法之机都没有;所以这时候念佛最为了当直接,令其觉悟,所以教令念佛。

此人苦逼

在四大崩溃散解之时——我对死亡的感触是比较多,有一次我倒出气,倒出气的时候整个只呼气不吸气,那个身体就僵硬,慢慢地发硬,那是很痛苦很痛苦的,世上所有的痛苦累积到一起没有那个痛苦。我当时手抓那个玻璃,感觉那个玻璃都变形了。那痛苦得没法给人述说的,十分痛苦。只能呼气,吸气是不会吸了的,身体强制很痛苦很痛苦的,人到果报成熟的时候很痛苦很痛苦的。那么这个时间你要说念佛什么的,所以我们平时串习了解或者善知识安慰或者有佛力加持,要不然实在是不能自制的。我记得当时昌宏师见过我倒出气,就在我那个小房间里,倒出气,那实在是很痛苦、很痛苦的。那个身体我们说能抽缩的东西它都在萎缩,所有的器官,你感觉都在萎缩,只是往外排气,没有往里吸气的机会。那种痛苦就是你对这个世间永远再不会去认为这个世间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那可太苦了。

因为一切苦都会坏苦,都会无常苦、无我苦,这个苦是不能自制的,十分苦。可能很多人说我也没有吃过这个苦,但的确这是很苦。这个娑婆世界像世尊讲,不光是生老病死苦,这个八苦。按世尊说,证悟也是苦,智慧也是苦,你只要染着它。众生这种染着心智中,光明相亦是苦,所以说徒生骄慢,自以为是,还是苦。

那这个苦你要是认识不到,正常的出离心是不会有的。所以我们汉传佛教的出离心薄少一些,或者这个教育程序、次第都少一些。象在藏传佛教,第一个他就要教授厌离心、出离心、菩提心,这个心成熟了才给你教法。就是要有什么曼达的供养的,当你福德成熟了才给你法则来修,就是让你如实知法与心的相应。在我们汉传佛教这个出离心的培养、菩提心的培养,相对的弱一些,讲功夫,讲事理、名声偏多一些。这个虽然与这一段文字不太相应,可能是个现象吧。

教令念佛。此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

那么周边人要有提示,这时候要不提示,自心就迷失了。所以这个临终的安慰、临终的劝化十分重要。要处理得好,是如法的,依教地来引导念佛有情或者说不念佛有情,临命终时,令其有去向,远离对死亡无明的怖畏,那人就会得到大的安慰与善巧。

汝若不能念者

这个念是十三观中的那种观念,好比说念佛白毫相啊、念佛丈六八尺身啊、念水啊、颧骨啊、琉璃地啊,这种种念,是应念就起来了。这个时间给他做一个特定的设置。

汝若不能念者,应称

前面这个念是忆念、想念、观念这种念法,我们说《观无量寿经》这个文字是很清晰的,它有十六观,称为《十六观经》。定散二善法令人修持,令人深入,现前消除无量生死重罪,令见弥陀,这是忆佛、念佛、观佛、见佛、证念佛三昧的善巧。像我们现在持名念佛,这是持名念佛,证念佛三昧的善巧。像经行念佛是证十方诸佛悉皆现前这样的念佛三昧。但它种种的念佛三昧,这是观念三昧。

刚才他们在一起学习,说罗什大师提出来三种见佛的定力与成就:持戒的定力、大功德的定力、佛力不可思议带来的所谓定力,这种三昧力。那么这个地方的三昧力是以观念而成就的。这个地方可不是三昧力的修持了,因为临命终时苦苦相逼,还有什么三昧可谈呢?但是称佛名了。

有人被魅,好比说被鬼魅所魅,就是睁开眼也活动不了,喊也喊不出来,这个时间要是有人能用摄的方便就能使人活动开了,就被魅住了,象这就被苦业魅住了。我们平时就会被我们的感知,就是见闻觉知所魅住、被自己的妄想所魅住、被自己的自我知见所魅住,不能念佛了。

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

《观经》是南无无量寿佛吗?应该是南无阿弥陀佛。因为过去这些善知识可能是在讲法时就比较随意吧,来提示这个法则。因为看善导大师过去这些善知识,很多的引用经文也都是随口就说,我以前养成这样的坏毛病,这样在文字的传播中就会造成误解。

他这个写的有的。为称说阿弥陀佛,下品下生,汝若不能念佛,应称无量寿佛。

(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那么他这个南无无量寿佛,是跟经典不相符的,那么这个是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名故。具足十念称南无无量寿佛,称佛名故。版本不一样吗?(不一样。)那么这个版本不是,这个版本是“南无无量寿佛”,它这个版本不一样,不知道它那个版本印刷的依止的是什么,这个版本也没有写来源,应该是近代人择取印的,这个地方称无量寿佛。因为《观无量寿经》称的是阿弥陀佛,肯定是有人把它调整了。

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于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当以此消五逆罪也)。

这有个问题,过去称为十念往生,这个争论在净土法门中是一个特别大的一个争论,这个争论不见得是一个坏事情,可能令我们对法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或者说是实践,象这个地方分明写是临命终时,就是恶缘成熟之时。

我们到印度的时间,我这个不是地狱火,但是地狱火现前了,就是自己的恶业现前了。特别苦,痛苦,头炸了,身体难受,就念佛。那时候念佛就感觉是唯一的办法,太痛苦了,那时候所谓的太痛苦就是身心无所依止,就必须用念佛。要不念佛就感觉自己真从车上跳下去了,很痛苦很痛苦的。那时间我就想到这个事情了,我说根本到时间想不起来不念佛了,因为不念佛下边的痛苦是不能忍受的。

因为好比说我们修证过念佛,在这地方放下身心,放下痛苦的一个依止,你放下过,就是你在这个地方能得到安慰休息,你就不会畏惧。所以特别痛苦的时候就会念,根本没有时间不念佛,因为太痛苦了。不念那个痛苦马上就表现出来,就是那个痛苦就会成为你感受的主体,就很痛苦,一念佛就过去了。他这个至心令声不绝的,因为是苦逼,你一劝他,他这样念,他不会间断的,他不会不自称的。但我们平时念佛是没有这种业报成熟的苦逼,你想真诚念佛的机会很少。

人行般舟会真诚点,因为太苦了,脚也疼,腿也疼,胯也疼,头也疼,眼睛也睁不开啊。这时候他要是不念佛,他就没有所依从,这时候也不想着见佛不见佛了,也不想着证三昧不证三昧了,就是要念佛。干什么呢?不受这个罪了,不受这个苦了,实际这个跟临命终时相比,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以前就是这种行法,这种感触还是有的,你全做临命终时了,因为那苦是太苦了。很多年青健康或者说自己善根比较深厚的人,少受苦痛的人,他这个地方体验不到的。

所以古来善知识讲病、病苦是良师益导,是我们助道胜缘,就是有点苦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所以有时候行法之苦,是成就道业之助缘,是良师益导。要不然我们荒废在那个相似的——还轻松还安乐之中,但是没有真正地根本上解决我们的苦、轮回、轮回的业,所以还贪图三界之安逸。那许多有情在这个三界的安逸中,哪怕他有一刻安逸他就安逸这一刻,果报成熟他也不管它的,成熟了再说。那我们要是真正的平时就把这个所谓苦、苦的归依、苦的消融、苦的透视认识到,那你对苦也就没有什么畏惧了。那么你平时也就真心念佛,就是厌患三界,真诚念佛,就未证三昧,毕竟见佛。何以故?你不舍诸佛故,你知道万法唯心故,你知道三界虚伪故,你自然会舍离这种三界的贪恋与纠缠。

在我们学习净土这个法门中,厌患三界是十分重要的一个教育,那你再回头看一看,贪染这个世界,眷恋这个世界,培养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机制的这个学佛者偏多。所以说没有厌离心,没有出离心,菩提心就不要谈了。所以举心动念情绪之中,举心动念贪嗔痴慢疑之中,举心动念未离对这个世界的这种眷爱之中,没有出离这个。

这个地方举这个例子我感觉诸位菩萨可以实践实践。说这个临命终时这个十念,这个临命终时到底怎么来评判它?怎么来实践它,希望各位善知识有一个透视与实践。

分明讲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因为你至诚故,因为苦逼故,因为有善缘引导故,他能这样地称念南无无量寿佛名。那么这个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迅速得见阿弥陀佛清净光明照耀之极乐,见得金莲,能得到化火焰为青莲。那我们平时有没有这样中肯与至诚的心呢?

所以《观经》讲若人发三种心即得往生住不退转,深心、回向心、至诚发愿心——三种心即得往生住不退转。那发心即得住不退转,这是诚实言。

那我们念佛是用的什么心呢?所以这个写的临命终时,见金莲花犹如日轮,住于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他不管是什么样一个下品下生,他毕竟出离轮回,但这出离轮回有一个大的量,十二大劫莲花方开。这真是我们在这个娑婆世界要是修下品下生也真的时间太长久了,极乐世界一日是我们娑婆世界一劫,极乐世界这十二大劫要多少个日子?太漫长了。这时候才能见观音势至予说法则,发菩提心,说实相法。那我们正好现在来发菩提心,来观察实相,来念佛。

所以历代善知识就劝我们发无上菩提心,专念无量寿佛名,修诸功德,随顺佛愿,或者修诸功德以期上品上生,那生即见,就花开见佛。

这个是从修为法中,这下品下生实在是……,虽是乘佛愿力、乘名号功德力、乘善知识劝化力,但那十二大劫实在久远。这个是设置了一个久远的缘,太久远了,十二大劫莲花方开。我们都知道邪慢国是五百岁不见佛,不供养三宝以为苦,这是十二大劫啊,下品下生。所以我经常遇到一些菩萨们,就是说阿弥陀佛救度我们了,我可以随便做恶做什么了,什么都做,什么事都干,然后以期往生极乐世界,认为反正要能往生就行了,这个十二大劫套你脑门上也不好受啊!

我真是激励这一类有情在此娑婆世界,勤行道业,速成善根,远离这种恶性放逸。恶性实在是无自性,实在是虚伪业,正因为是虚伪业,正因为无自性,你造作这个才是妄受其苦,妄受其难,正因为这个才是白白受苦的,没有实际的……不应该受这些苦。这么多年在这个社会上,这是个很大的误区,就是恶性得度的一个误区,很大的一个误区。那么跳到这个误区中,此世受种种苦难逼迫。就是说临终能念佛,十二大劫这也是太遥远太遥远了。这个设置十二大劫才能闻实相法,因为此类人不了解实相,若了解实相何去制造这虚假之业呢?业习呢?业缘呢?现世受这不如实之苦呢?还有十二大劫的遮蔽,妄受这样的时间的熬煎干什么呢?

所以我感觉这个地方也是对我们……,尊重我们现世,在这娑婆世界——恶业炽盛、善法稀少的一个世间,多行念佛之善法,广泛回施有情,同生安乐国土,发起广大利益的。这样还是鼓励我们这种正法机制,或者说从明入明,从乐入乐,迅速成就善根的这样的正面的机制,还是有意义的。像释迦牟尼佛在《无量寿经》举这三辈,下辈往生者,不能做诸善根,不能做诸善法,但发无上菩提心,信顺大乘教言,忆念彼佛,临命终时,梦见彼佛,亦得往生。起码来说,他这个地方不做恶业,这个下品下生者是恶业炽盛啊。

我以前遇到一个出家师父说,佛就救度我这恶人的,所以我以恶业故,而迅速得度脱。就是在社会上什么都干,后来我劝他,我说到时怕这苦你受不了,我说不信我们做个日记。我给这个出家师父说,我们做个日记,我们各人说各人的因缘,我说你这样做,就怕你苦你受不了。当时他就说有阿弥陀佛怎么样来救度,我是全交给阿弥陀佛了。我说你全交给阿弥陀佛你就不做这些恶业了,你无有故意做恶业的机了,你说对吗?这个就是说把阿弥陀佛的慈悲当作自己纵容罪业的一个缘起了。这菩萨给我讲个例子,当时我想到我们今天学戒提的问题了,他给我举个例子说像我们就是恶人,佛才偏救我们,因为啥?佛在经上讲,犹如父母有多子,健者父母不顾,病者父母多有照顾,我就做个坏孩子,佛就多照顾我。我说你这实在是纵容自己的一个借口,非是真知父母之恩典,非是真正感恩随顺父母之摄化,这种你非是正常心理。

现在我们学法、学教、学戒亦是为了端正自心,自他二利,一定不要把戒教当作去给别人说,纵容自己业习的一种什么东西了,那可就真是与法背道而驰了。这我是很有感触的一个事情,当然我提示提示也可能是大家福德因缘所见不一,众生随类而见的种种社会景象。可能我看到的都是不好的东西,宿世的善根薄少,此生遇善法修持的不足,所以多见恶缘。我还是提示提示希望大家能多观察。何去何从,何以择法呢,我们自己要善于择取。

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

我们现在所谈诸法无有自性。这里谈诸法实相。

除灭罪法。

所谓一切果报毕竟不实,一切法毕竟无我、无常。那么这个就是所谓的灭罪之法。

闻已欢喜

那么就制约在这种过去的恶业五逆之中。往往我们学佛、不学佛之人,做了恶业以后,你这阿赖耶识不会原谅你,就是因果报应不原谅你。你只要不忏悔,不改观,天下人都原谅你,唯有因果、阿赖耶识那个记录它不原谅你。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因缘,就把这个因果推到别人身上,你看要不是某某某,要不是怎么样怎么样,我就不会怎么样怎么样,岂不知都是自己造,自己作,自己受。所以利衰之相全在于自心、自业的这种延续,其它人不能去左右你,要能左右你,阿弥陀佛早就把我们左右完了。我们只能随顺佛的愿力,佛的国土的给予,我们才能解脱生死,成就菩提。在此处你不随顺,亦是黑匣子效应。所以大光早已普照,你尚在黑暗之中。

不相信哪一天我们再做个行为艺术,搞个黑匣子,多包几层布,太阳底下一片光明了,它里面还是黑乎乎的,晚上还是黑乎乎的,一天到晚都黑乎乎的。因为啥呢?自己用自己的强制知见、虚妄果报蒙蔽了自己的心智光明,沉沦在这里面,不能被星星照耀着。所以现在藏传佛教这个黑匣子修法,被社会上的人运用很多,我看他们很多这个训练、那个训练中都用这个黑匣子效果,这黑匣子就是让你摸索,让你知道你陷在这个中间就这个状态,你走出去就结束了,实在是无可得处。但是你具这个缘,你在此缘中,你就被此缘所蒙蔽。所以他们就修这个心性光明,那么心性光明一旦照耀出来,这黑匣子就亮了,真正地从自性中从走出来。

那我们作为一个凡夫若不缘佛,若缘自己的业力,那就是黑匣子效应。

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

十二大劫以后,闻实相法,闻忏悔除罪法,发菩提心。你现下能来了解实相法,能来忏灭诸罪,发菩提心,多好啊!十分有意义。我们这是一种对比鼓励。

以此经证,明知下品凡夫,但令不诽谤正法,信佛因缘,皆得往生。

这是“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这两句话的提示,这两句话的提示是千差万别的说法。迄今为止,我感觉我接触到的最完善、最清晰、抉择最彻底的教言莫过于善导大师对“唯除五逆、诽谤正法”的解释,就是遮摄二说。因为啥?跟佛说教是相应的,就是遮摄二种方便——遮者,未犯者,为令其不五逆不谤法,这样的令其以善缘而得出离生死苦海;已五逆谤法者,佛以大慈悲无畏力故、无碍力故、圆满力故,令其、摄其,还令彼往生。那么这个是一遮一摄,不相矛盾,是对两类的机类有情,一类是善机类有情,就是能遮护之有情;对恶机类有情,已犯种种过失,无力自拔之有情,予大无畏究竟善巧,令其得以出离生死苦海。

按昙鸾法师的这个说有他的依止说。古来已久这一段文字的争论也是很大的,因为在净土法门中诸多的争论象别时义的争论,十念往生是临终还是现下?象很多地方的争议恰恰正是让我们深入实践净土法门的一个动力,令你欲解决这样的问题,欲清晰这样的问题,了解这个法则,那么能成就这个实践佛法的动力。

但令不谤正法,信佛因缘,即得往生,这实在是讲得很清晰。要假如以我们自己的因缘,谤佛、诽谤正法啊,那你这个往生分怎么谈呢?

问二

问曰:《无量寿经》言:

这是拿两个经典对比。

愿往生者,皆得往生,唯除五逆、诽谤正法。《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

实际这两个话可能是设问的。我感觉到印光法师对《无量寿经》的评判,是十分有意义的,引用点现代人的话吧。近代印光法师对净土三经、五经作了一个提示,他对《无量寿经》作了这样一个提示。依止《无量寿经》,佛在摩揭陀国灵鹫山说阿弥陀佛最初因缘,弃国出家,发四十八愿,又复久经长劫,依愿修行,一直福德圆满,得成佛道,所感之世界庄严,妙莫能名,十方诸佛咸赞叹,十方菩萨,欲回小向大之二乘,具足惑业之凡夫……。这一段文字特别重要的,他是对《无量寿经》作了一个总结。十方诸佛咸赞叹什么呢?十方菩萨欲回小向大之二乘,那有菩萨,有回小向大之二乘,具足惑业之凡夫,那么这有凡有圣,咸得往生,等蒙摄受,是为《无量寿经》。

这个地方他不管你是五逆不五逆,具足惑业之凡夫,那么就一切恶劣有情、善恶有情,那讲回小向大的是二乘,前面那些菩萨,就是凡圣同修,咸得往生。这个是为《无量寿经》的纲宗。这是印光大德——我们所尊崇的净土法门的第十三位祖师,一代一代传净土心印、教言心印,他判的这个《无量寿经》。那这跟昙鸾法师设的这个五逆谤法的机制就有差异了,那么依着这个说就是凡圣同修,等蒙摄受,咸得往生。

等蒙摄受,咸得往生,是《无量寿经》所宣化的纲宗。那么要这个地方依《无量寿经》这样评判,愿往生者皆得往生,那么这是相应的。唯除五逆、诽谤正法,人就会产生疑虑的,那还是前面说的愿往生咸能往生,那五逆谤法的人愿意往生能不能往生呢?那么会产生疑虑与对待。所以这是一个设置的问题了。

要依印光法师的这个言说就不能这样设立了,一这样设立就会造成疑惑,实际一切佛法的教言莫不令众生生起无上信心,生起无上信心也就纯熟无量的善根。信心就是除疑惑、断烦恼、除生死。所以这个地方昙鸾法师设立这个很强制的,这一强制他就用《观无量寿经》来作解了。《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那么这两个经典怎么来会解呢?云何会通?

此二经云何会?

答曰:一经以具二种重罪:一者五逆,二者诽谤正法。以此二种罪故,所以不得往生。

实际印光法师在这个地方就不是这样的来谈《无量寿经》的。那你说一直在谈昙鸾法师是把净土法门的教义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那为什么在这个经典上会有这样的一个依止说法呢?所以就是对教言机制某一句话的一个解释、一个印证的问题了。有时候一句话会堵塞人,有时候一句话会令人心开意解,所以这是当与不当、得机不得机、得当不得当的一个问题了。那么在这个地方作一个这样的评判,那么说一切众生愿往生咸得往生,就形成一个阻碍,就是五逆谤法,不能往生,这样一个阻碍了。

所以善导大师在这个地方讲得就十分的透达,此非阻碍处,是遮护与摄化故,是遮摄二种方便所建立的。他这个地方半遮半摄的,就容易令人生疑惑。我们看他下面的文字:

一经但言作十恶五逆等罪,不言诽谤正法。以不谤正法故,是故得生。

问三

问曰:假使一人具五逆罪,而不诽谤正法,经许得生。复有一人但诽谤正法,而无五逆诸罪,愿往生者,得生与否?
  答曰:但令诽谤正法,虽更无余罪,必不得生。

那个这个地方就遮了,就是遮。这个遮无有实法可得;不遮,摄也无实法可得。那你运用他这个遮了,他就遮此类的人不要谤法。遮是护的意思,就是保护此类有情,莫谤正法,求愿往生。这个我们要善观这些善知识们的慈悲与善巧,但要善知我们容易造成误解的障碍,我们不要误解这些法的设置。这个是遮护义,遮就是保护的意思。

“必不得生”。是令其勿谤正法的一个遮护,而非是实有这样的法,实有这样的因缘。要实有这样的因缘,那佛法也会有许多的实说、虚说了,那么这个是法无自性的一个表露,在此处是决定的。

何以言之?经言:五逆罪人,堕阿鼻大地狱中,具受一劫重罪。

这是他引用的经典来证实诽谤正法的这种重大过患与果报的延续相。那么五逆受一劫的重罪。

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

那同样是堕阿鼻地狱,阿鼻地狱,我们知道这个阿鼻大地狱中“阿鼻”是什么意思?周遍义,就是这个地狱大者不可言说,人的身体也大不可言说,这个受果报的人。有无量人堕到阿鼻地狱,一亿人皆是身大无量,受无量之苦,就是无量无边的苦一直在身上表现出来,那么这个阿鼻地狱就是这种大恶之人、极愚之人所受极苦之果报,因果果报。所以地狱也没有门,天堂也没有门,极苦之报,此类人所受,那么这个阿鼻地狱中。

此劫若尽,转复至他方阿鼻大地狱中

因为这个劫一坏了,成住坏空,在这个坏劫中,被大水大火大风,被四大所毁坏,这个世界,那么地狱也就不存在了,这个阿鼻地狱有情就迁移到其它世界去受苦。这是佛在经典上举的这样的因果的观察,此世界苦尽了,世界都坏了,他的罪报还没受完,到其它世界去受,阿鼻地狱去受苦去。

如是展转经百千阿鼻大地狱,

所以说谤法之罪甚重,甚不可思议。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诽谤佛法的人多啊,随顺佛法者稀少。像我对净土法门的疑虑,大概有很长时间,疑虑很多很多。疑虑,说谤正法自己不敢迈这一步,但疑虑很重。查了很多经典,找了很多善知识问,运用了很多方法去审视,一回到自己的业习中就疑虑,当然随顺时就欢喜,到自己的业习中就疑虑,就倒见。

佛不记得出时节。

就是佛不给这样的人说多少大劫多少大劫受果报尽了,像佛在这一类经典中,好比说有人毁盗常住之物,受多少亿多少亿恒河沙劫什么阿鼻狱苦,我读到那时候毛骨悚然,骨头缝都冒寒气。但你看到社会上、看到寺院里、看到有些有情对三宝、对教言、对僧法不爱护,对别人的法则不爱护,还是那样做,就是不怕因果,不怕果报,不怕,他不是说不怕,他是不知道,他要知道了,他没有不怕的,不知道,侥幸。那要是受苦,你到阿鼻地狱中从此世界到彼世界阿鼻地狱中,谁也没有替代者啊,无能替代,菩萨!这是最麻烦的事情。所以所有的悲心的交流,苦心诲喻,唯有一个目的,没人能替代你。很多人说我受苦受报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真不知道,知道的时候你自己都会呼唤着蹦出来了,你不会受那个罪,你不会做那个恶了。

所以阿罗汉以通力观察世间有情之恶果报应,毛孔都会出血的,看到我们受这极罪恶虚假之苦,会毛孔出血,众生不知啊。你不相信你回头看一看,佛说的很多话,你要真正地静下来,你看你有几个相信佛说的话的?就是佛所讲的这世间因果、出世间之善巧,有几句能真正地相信?真正地依从呢?我们像一个无知幼儿一样,无知无畏,果报谁来酬劳?此世界尽,他世界显,唯有自作自受。这的确是冤枉之冤枉。因为此罪完全可以不去受它,因为它是虚假不实的,是唯心所现的,唯因果所相续的。所以在这个地方每一次提示还是感觉很痛苦的,说句实话是很痛苦很痛苦的。

有一次我跟一个有一点禅定功夫的出家师父在一起坐,他说他要用最早的方法、最快的方法来舍报了。我说是不是有什么感知了呢?他说这世界看不得、闻不得。我们要是还不知道因果报应,还不知道自己的因果报应的时间,或者说还不在乎因果,也看得了,也闻得了,甚至还感觉到,你现在看到很多人他纵容自己的这个东西的,还会私下去造更极之苦。这个地方鼓励大家反思自己。所以这个地方“佛不记得出时节”。

以诽谤正法罪极重故。又正法者,即是佛法。

我们这个说了义不了义中,所谓的以了义教中但得随顺观察,莫以轻谤。但诽谤了义教的人是最容易的,因为凡夫情计所不许,他不许了义教,一说了义教他不许,所以多生疑谤。疑者就疑之了,谤者自受害。就像我们拿个拳头去砸一个强硬的东西会伤害自己,拿一个鸡蛋去撞一个大石头一样,象一个螳螂去挡一个火车一样,你受不了那个果报的,受不了。为什么这样提示这个事情呢?我还是感觉大家需要从逾越中走出来,随顺佛教,随顺佛愿,念佛也好,忆佛也好,忏悔过失也好,不要制造新的祸殃了,其殃其祸为自受故。

此世间有情逆反心重,有的人不惜自已受重大苦报,去逆反别人的,也可能是善良的一面,也可能是不善良的一面,实际苦报是由你自己受啊!所以不如如法行持,如法忏悔,如法去深入这一个法则,离苦得乐啊,甚为重要。

因为有些事情不得不反复的提示,看似无意,这话很普通很普通,实在是需要我们大家不断地去思维观察出世入世二种法则。

“又正法者,即是佛法。”这个佛就是佛说一乘教,不说三乘、五乘。何以故?佛出世唯以一大事因缘故,欲令众生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成就清净道业,非是他缘。

那么世间有情择取之时,有人天福报之求者,有声闻缘觉之求者,有诸菩萨之类愿望善根成熟者,当然求于无上菩提是诸佛神力加持。若不如是,众生善根不能进趣,这个实在是不可思议的。

我们处处读经典都会看到这样的文字,佛在经典上经常会有这样的话: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乘佛威神,从座而起,顶礼佛足,问佛言,某某问题……尔时某某某某法王子以佛威神加持故,顶礼佛足,动于本座。为什么这些大菩萨启问者,莫不是以佛威神加持,不管观音大势至,如是种种早已成佛之大菩萨,佐其他佛行施教化之时,都要受佛威神加持,来启教于佛?这是我们很容易忽略的问题。就是令我们不要以自己虚妄思维以为佛法,这走出虚妄思维,随顺佛教思维佛法,有善巧因缘,所以说依教奉行,如法思维。但是凡夫有情他不是这样子,他不是神力加被,从座而起,而是妄想驱使,从座而起,设立虚妄之知见、虚妄之问题,不能如实了解心智,不能随顺佛陀的教言。

我们读每个经典,“如是我闻,依教奉行”。那么这个如是我闻,依教奉行,顶戴受持,欢喜而去。

现在的有情是,我不闻如是,我理解如是,下面就不是依教奉行,是依教作解,满脸愁容,根本欢喜不了。现在你要是真正遇到所有学法的人,学了一大堆知识之后,徒增所知障,徒生骄慢,不以为佛法得以消除烦恼,心智调柔,不得智悲方便,反而增加邪见。在原有的烦恼障中,妄生所知障缘,增加一个所知障。你说一他会答十,但他永远用不上,自己的烦恼业习解决不了。你说一他答十了。因为啥?不相应了,他不为要除自己的执着之病、妄想之病、冥魇之病。

所以在如来随顺觉性中,观察此类有情、此类菩萨、此类入地菩萨,皆以有观有照为碍,法如筏喻之碍,毕竟不是圆满之觉。所以登地菩萨尚有碍处,未登地菩萨亦有碍处,得法眼净之众生,虽然得以随顺,亦是为碍缘。那么就是诸佛如来正法眼藏,清净透视,如实了知。那我们要是以种种菩萨行、种种声闻缘觉行、种种众生善恶行、种种愚痴迷倒行,来评判佛法,那是不是谤法呢?我不知道,但是实在有谤法之疑。这样的机制会减损佛法的。

正法者,即是佛法。此愚痴人既生诽谤,安有愿生佛土之理?

这个是一种评判,这肯定不是佛愿,这是昙鸾法师对此类有情的遮护之语,是很中肯的。就像我们很多人不在乎因果,你说因果他心里难受。不相信因果的时候,你说因果报应、因果报应,讲什么因果?有一次有个菩萨给我发来个信说:你这个法师讲因果因果,顺缘中有情都讲因果,逆缘中谁来讲因果啊?逆缘中恰恰看因果啊!他认为说因果是顺缘的一种自慢心,这不是。顺缘逆缘都在因果之中,各个摄取的,跟其他人不相干,真不相干。所以尤其是违缘有情,你越讲因果,他起嗔心。那咋办呢?这个地方。说这个谤法啊,谤法之机,实际是轻谤自心,不了究竟,多于壅塞,壅塞在某个法则上去了。

假使但贪彼土安乐而愿生者,亦如求非水之冰

他举这个例子,说你要是贪求彼世界安乐,你想要求生彼国,那么你求的这个冰不要是水,不要是水因冻而结。那么这个说法就制止一个因缘了。

无烟之火,岂有得理?

那么个你怎么能往生呢?昙鸾法师在这个地方遮护偏多。遮护,是有他前面的机制,因为啥?他鼓励大家都能往生的机制在前,后面的遮护在后。因为遮护在前,大家若不勤奋依法修持,堕于无因果见,堕于这种骄慢见,毁灭世间因果,不能安于本分。那为了遮护这一类的机制,所以多说因果之教,遮护此类不了解实相法则的有情,就是纵容业习之有情,来给大家一个遮护、一个鼓励,遮护他们,这实在是个遮护。

问四

问曰:何等相是诽谤正法?

一步一步地来让我们审视这个事情。

答曰:若言:无佛、无佛法,无菩萨、无菩萨法。如是等见,若心自解,若从他受,其心决定,皆名诽谤正法。

“决定”二字,一定要小心,“决定”。邪见人是最难度的,过去人说宁愿破戒不可破见,这个破见人无力度拔。因为人命易毁,其见难伤啊!他这个是抱得紧紧的。我们读过去的烈士的话,“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这就是知见的执着,就是知见的执着,你杀我人行,我知见是不会动摇的,这就是决定知见。象这样的决定知见呢,现在在学佛的人中,断灭见、泛空见、不信因果见、昧于因果见,处处皆是。无主见、自性见、乃至说本机见,处处得见,说见无见见、无自性之见守护者越来越稀少。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呢?只是快意,以达自己的业习。纵容自己的业习是末世之……就是社会化就化在这个地方了,快意自心,无有信仰。就是怎样做痛快怎么舒服就怎么做、怎么想,他才不管你这个什么法不法的。这个“决定”二字十分的,所以要是真正学佛的,身心调柔,不为自知见所蒙蔽,不为邪正知见所蒙蔽,不会有固定见的,就是你不会有这种不健康的固定见,那你可以以法意来指导自己的知见、正思维来指导自己的知见、佛陀的教言来指导自己的知见,身心调柔,远离固执。他没有这个决定,他不会有谤法的决定。

在藏传佛教,这个谤法、诋毁善知识、诋毁僧团,那果报讲得是重到极处,实际也就是果报的真实说;我们汉地往往委屈说、泛空说,不讲因果说,是特别普遍的。所以汉地人许多人都不怕因果。还是不要说这个话了,我还真不太讲这个话了,人家说僧人这个话说的什么什么……。我怕出家人,我感觉不好听,不说这个话了。那我们现在很多人因为泛空邪见,堕入泛空邪见,不安本分,果报惨重得很。因为这是相似的断灭见,它还不是实际谛理见,实际谛理寂灭守护,倒还可以证果的,就是寂灭为乐,虽是小乘,亦不伤他人。虽有声闻乘,就是排斥大众,但他也躲在寂静处,自己守护寂静之法,亦得安乐。

但令那断灭恶见,相似断灭恶见,就是不怕因果之类的人,在我们汉地犹为自在,这到处都是,这是很麻烦的一个事情。那我们现前的大众菩萨们,一定在这个地方,不要有这种决定,有了的话一定要迅速忏悔,改变这样的虚假果报、冤枉的果报。“皆名诽谤正法”。

问五
 问曰:如是等计,但是己事。于众生有何苦恼

就是他生这个见,这个谤法的见,也是自己的事情,与其他人有什么说法呢?

逾于五逆重罪耶?

好比他这个谤法他自己受果报,它怎么比五逆——五逆有弑父弑母弑圣贤这样的过失,它怎么比它还重呢?

答曰:若无诸佛菩萨说世间、出世间善道,教化众生者,岂知有仁、义、礼、智、信耶?

所以释迦牟尼佛在《楞伽经》中讲:佛告大慧,若诸佛如来不说种种法教,若出世入世,那么此教言,世间一切善缘、善法亦不得住世,众生不闻故。他鼓励大慧菩萨说法于世间,示佛法于世间。所以我们在这个世间,相互要传达佛法的教言,以正知见、以三法印,以实相印、以四依法相互传达、爱护,这是十分重要的。

这个谤法、坏法、灭法之罪,过失太大了,这是遮护我们因果的。因为这所有的遮,都是在因果上评判,如是这样的教言、这样的机制。

岂知有仁、义、礼、智、信耶?

如是世间一切善法皆断,

善法皆断,出世间法怎么办呢?

出世间一切贤圣皆灭。

要是没有法住世,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地方,正法住世,鼓励正法住世。我到终南山看他们挂块牌子,以法护法。你要不令正法住世,我们这个生在佛前佛后的八难之有情,那真是太痛苦了,没有佛法怎么活下去呢?怎么生存呢?生存在无边的轮回苦海中,我们没有机会啊,没有出离的机会啊。

汝但知五逆罪为重,而不知五逆罪从无正法生。

就找到根源了,要是人人知正法,何以造五逆之罪呢?我遇到过这样的出家人,无所遮难,就是在家杀自己的亲人了,杀父母了,出家了,到出家人中,因为没有人遮难,就受比丘戒了,伤害很大。周边人说这个人咋这个样子呢?怎么天天这个样子呢?我说遮难肯定是有遮难的,一定是因为有遮难不得戒而产生的这种违缘。像有些人有遮难,强制出家,后面就多生烦恼与苦逼。

世尊设置这些遮难,好比说菩萨戒中的遮难,其遮不得戒。好比说沙门法中的这些遮难,一强制就会比较苦自心、苦自业、苦周边,就是说非此具,用此具,非此缘,用此缘了,那这样就会苦,不相应故。这个地方亦复如是,他追到根源上了,说你不知五逆罪从无正法生。所以我们学佛一定要在本分机制中,找到生命相应的法则,勤苦行持,离苦得乐,不再沉沦了。

是故谤正法人,其罪最重。

问六

问曰:《业道经》言:业道如称。

秤——我们到印度看这个秤,印度到处还都是天平,再大的东西也是拿个大砝码,都是天平,可能他们直感意识比较强,很少秤,走一圈都是大砝码。你感到很可笑啊。好比说称五十斤东西得拿五十斤砝码上去,一百斤得拿一百斤砝码,我们一看了感到可笑,它到处挂的是那个东西,就是天平,很大很大的。你感觉很奇特,实际我们中国肯定淘汰了,用电子磅,不用那个的,他们还用那个的,很可爱,看着很直接。

他这个称可能是这个吧。业道如称,就是天平,西方那个天平就比较直感。我们这个秤,有砝码的改变,还有秤锤,你感觉到不平衡的东西,就是以小制大的东西,它可以均衡起来。中国人技巧是有技巧,但天平就感觉到比较公平了,看得到,谁都看到了。

重者先牵,如《观无量寿经》言:有人造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无量苦。临命终时,遇善知识,教称南无阿弥陀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

这文一读,这是不是无因果了呢?这搞不好就出事,很多人就钻这个空子了。以前有个比丘给我这样说的:“哎呀,倒霉啊真倒霉。”我说怎么了?“我要八十来岁再遇到净土多好啊,现在遇到净土了,你看。”我说这人真是太愚痴了,我说你要八十岁再遇到净土了,说“没事干了”。我说“你要真没事了,你太了不起了,你看你满脑子的事,没事干了。”真要是佛法中有个闲人,太了不起了。对不对?找不到,还忙忙道道的。

那么这段文字说:一生造恶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这样的人遇到善知识了。所以说有人就假设了,我现在做恶,临命终时遇到善知识,你小心了。你现在都不遇善知识,你排斥善知识了,你临命终时多遇恶知识,因为啥?你对恶缘期盼故,一定要小心。

很多人不知道心作心是,业缘相续相不知道,就会出现恶性因缘。那有人说是这样子的,我遇到一个他们认为弘法的这样的一个人,我是这样看的,我就造恶,但我念念不离阿弥陀佛,我造恶也不离阿弥陀佛,造善也不离阿弥陀佛。我说你苦不堪言,他说苦我也能往生,我说你往生不往生我不管,但是虚受这样的苦报,划不来。后来可能是我的果报蒙蔽,我看到这样的人的确是做恶受苦,相续受苦,还是苦,一直甚至有的人真的就对三宝就不信了,净土肯定是摒弃了。就是半路改道了,改到哪一道了?开始给你讲净土,讲的就是天也高,海也阔,最后自己都不信了。为什么呢?于他无利,于果报中于事无补,多受苦报故,他厌倦这个苦了,然后就疑惑,摒弃了。

这么多年见这个我感觉就是大家不明白自己的承受力、耐力,所以在因果中逼迫了自己,又不能随顺法性,在唯心造处安守,守护自心。能随顺佛的愿力,此处顿出生死苦海,于善恶无记业中无染无著,这样是一个出离的业了。平时的薰习,还是很重要的,平时的薰习是相续相,你一定要看到这一面。所以你平时都排斥这个。

我遇到一个老居士给我震撼是很大很大的。这个老居士八年前给我讲,八年前见到我,他给我讲,他说:“我不能往生,我怎么能往生呢?我功夫又不成片?我念不起来佛咋办呢?你看我一天只能念二十个小时的佛,十八个小时的佛,某某善知识说了,你二十个小时不念佛你怎么能往生呢?”他就跟我说。我怎么讲,他兜一圈,就是下山走一圈回来还是说:我不能往生。一直到死,死之前,我说:“你看你这个知见折磨你一辈子啊”。现在这个样子了还不相信,还是跟着这个路走,因为啥?相续性,这个知见还在支撑着,他最后走的时候还是支撑着,最后还是反正你丢我一句话吧,就推一把,还不相信。那么这个很震撼人的,他这个知见相续太厉害了。

当然我们平时就把知见校正清晰,了解明了,那你到关键问题上它自然清晰明了。现在就不清晰,你渴望以后清晰,你是自欺啊!诸位善知识,这个地方不能模糊的。那么这个具足十念,前面造这么多恶业,这十念就完了?很多人就不服这个的,说这个不服气,受不了这个,说这样的恶人能往生吗?

我到天津有个居士这么跟我说的,他说:“法师,杀猪宰羊的人都能往生,我不往生了。”我说“你算了,你不往生就不往生,你不往生,你自己轮回。”他说:“他这样的恶人能往生,我就不往生了。”我说:“你不往生,他们成佛,你轮回去吧,有啥了不起,认为人家杀猪宰羊就不如你啊,往生就比你强,现在比你弱。因为啥?他杀猪宰羊了。”人就是这种不平等的心,太厉害了。那么这个地方我们不要产生错觉,不要恶相续,它因为啥?这不是恶相续,它彻底转换恶缘了。

举一个例子吧,就象我们到一个河边了,有的人会游泳“啪啪啪”就游过去了;有的人是个病人,已经不行了,要到对岸,有个船给他抬上船上了,也一样可以渡到对岸。因为啥?他不会游泳啊,他有重病啊,但他一样可以到对岸,为什么?有载负者。他所缘改变了,他要是依他个人的业力,你扔到水就把他淹死了,对不对?那这个地方不能混淆法则,不能混淆方便,不能混淆现缘。混淆了,我们就会误解——那个人游过去了,那个人游过去了,能游泳的才能过去,他下定义了。那这样的人,有船的人也不能过去吗?有桥梁的人也不能过去了吗?你能走过去,人家抬担架就不能抬过去了吗?对不对啊?这不相应。所以法有种种法则,种种因缘,我们不能以一法定一切法,要不然你学佛就不得方便。

那么这个地方是什么呢?他造五逆十恶种种恶缘,他应该堕地狱,但因为他称大雄大力无畏载负者阿弥陀佛,就把他这个重病人载到彼岸了,来到彼岸治疗。怎么治疗呢?慢慢到佛国忏悔吧,十二大劫慢慢来吧,发菩提心吧。你不能不让人家疗养治疗对不对?因为已经到安全之地了,到决定可以恢复可以康复的最好的医院了,你怎么能不让人家恢复呢,对不对?你就在那个小卫生站医疗所,这个条件不好,医疗不成,他这样的人该死,不行,你得到阿弥陀佛无上医王,有阿伽陀药能彻治一切病的,常饮甘露,你不能拿这小卫生所的医疗条件去衡量阿弥陀佛大善巧,对不对啊?那这个是有大善巧者,我们一定要这样观察的,要不然,这个说造这么多恶在这就完了?就结束了?

所以以凡夫知见,这样人肯定堕地狱;以菩萨的知见,他也堕地狱;以声闻缘觉,他肯定也堕地狱,没其他的。因为啥?这都是小医院,这都是自己游泳才能过去的地方,或者说自己走路才能过去的地方,这没有说我抬都能抬过去,我就治你的病,只要到我这个医院什么病都给你治好,人家是权威大夫嘛,对不对?权威条件,极乐世界真是权威的医院哪!因为它用无量的时间、无量的方法、无量的善巧、无量的甘露来除你无量的疾病,必令你康复的,令人得不退转的。

所以在这地方我看到许多不平衡的人,哎呀,有时我说实际我也不平衡,不过是我随顺佛,看看就平衡了。我随我自己就说堕地狱,因为啥?因果说!这样人这样只能堕地狱受多生多劫的苦,一生这么遭罪你还让他这么受苦干啥?因果让他受苦啊。但他遇到阿弥陀佛不可思议甘露守护者,称为不死之教王,我们称为阿弥陀佛是甘露王如来,就是不死的教王,就是他给一切众生不死之药,这甘露就是能除一切众生死亡之难,令众生不死。他法身慧命都死了,他给你甘露,复苏你的生命,化腐朽为珍宝,这就是佛的大雄大力大智大悲啊!你用我们的小心量一想,小小的,一想就否定他了,行了,回去吧!实际,搁到你身上怎么样了?搁到你自己身上怎么样,你怎么想怎么观察,你能这样说:去,轮回去吧!太不负责任了。那我们回头一看,缘,心缘彻底改变了。所以他虽然是一生造这么多恶,他不如阿弥陀佛旷劫、累劫、无量劫以来所有成熟的广大究竟真实善根的给予,令其腐朽变为珍宝,令其不死啊!令其康复。我这个名字有点巧,阿玛达,阿弥达,实际就是说不死者,不死的给予者,阿玛达、阿弥达,梵语阿弥达(编注:南无阿弥达布达耶,南谟阿弥达布达雅,拿摩阿弥达布达呀),他就是不死的给予者,阿弥陀佛就是不死的给予者啊!阿玛达,阿弥达,阿弥陀佛,他这个意思是一样的,他是阿玛达,他这是不死的给予者,就是不死的救度者,是甘露王。就是能除一切众生顽恶之疾,令众生康复。我们都得绝症了,阿弥陀佛以甘露让你康复起来。他兆载永劫的修持就是要找一个方法除一切众生之顽疾啊!令一切众生康复,就成佛嘛!那要是你没有这个力量,你就否定阿弥陀佛,那你不是诽谤正法者吗?

说这一段文字,我们一个遵循因果,观察所缘境的改变。我们都知道诸法因缘生。这世间之法、出世间之法,两种善巧中,以因果法而显现者,阿弥陀佛——我们缘念阿弥陀佛这个大雄、大力、大慈悲、大善巧、予一切众生不死善巧者,令一切众生,此腐朽之人能得以康复,能变成珍宝之物,那他有这样的力量的。

这个地方还是希望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审视,一个安住本位,从善入善,从乐入乐来清净法则守护,不坏于因果;再一类随顺弥陀的教言,能随顺佛陀的愿力,入不死之法则之中。那么这样就顺畅,就像释迦佛在《无量寿经》下半卷讲,诸有众生从乐入乐,从明入明,有诸众生从苦入乐,从冥入明。从冥入明是这一类的有情,苦,冥——冥是黑暗,他一生造恶业就是黑暗业,应堕地狱的,那么随顺阿弥陀佛无碍光明照耀,一时回入极乐世界,那这是从苦入乐,从冥入明。

那当然有善巧者,好比说那三辈往生者。好比上辈者,弃位出家,行做沙门,做诸功德……如是如是,发无上菩提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名。这样的人就是从乐入乐,依教奉行,从善入善,这是很了不起啊!现世得诸法之喜、诸法之安乐,舍报任运往生极乐世界,上品上生,生即见佛,具大方便力,那多好啊!这我们说三辈摄了。这个从两个角度来看,要从我们自身的机制来说,一定不要折磨自己的身心世界,随顺弥陀的愿力,能彻底随顺是为大方便者,再来照了觉知一切业习,实无自性;一切业习,实无所得;一切业习,实是无始以来梦幻之纠缠;毕竟出离,一时入大觉位,一时醒除一切梦——善梦、恶梦、苦梦、乐梦、凡圣之梦,一时入大光明藏。

那么这样真正作一个南无阿弥陀佛之人,这是很有意义的一种法的实践。那这一段文字我们还是要细细地去审观的,细细地思维。于一个法要多观察、多思维,这样你会有力。就是有正见之力、正思维之力,那么正语、正命、正业、正智、正定肯定会在你生活中延续出来。要是我们没有正思维,遇到事一带过去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了解了,到事情上你就不明白了,也不了解了,也没法得力了。所以在这个地方要勤于思维,多于观察,深入实践。所以“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

与三途诸苦永隔。

这个是净土法门的最特定、最不可思议、别于一切教言的最特定教言,一切诸佛莫不赞叹,一切贤圣莫不守护,与一切众生作广大究竟周遍利益。

要没有这个净土,像这个顽愚有情,临命终时只能受果报之荡漾,没有法选择了。你平时判定也好,有种种善法因缘也好,种种做不得恶业因缘也好,没有净土,你给他说开悟,你给他说圆教,你还说什么什么,他能不能相应?没法用!这时候唯有以佛陀的愿力,这样的清净教言,唤醒他心智中不坏的菩提种性,一直得归极乐世界。我们平时一切众生咸能往生就是不坏的种性,对一切众生都要有这样一个种子,那他临命终时,他因为一生不能做诸善,不能念于佛,但他知道彼国,知道阿弥陀佛,乃至一念愿生彼国,这样种子种下了,临命终时,一有人提醒,就必然永诀于生死苦海,永别于三途之难,这实在是大善巧。

净土一法的特定教言中,就是个救度!这个救度实在是震撼人的,对一生极恶之有情、一生颠倒之有情,亦不失其利益之大。这事太多了,这事发生的很多的。很多的助念团什么的,前几天他们东林寺的助念团、护法团给我打电话问这个问题,往生的事情。往生助念,我们过去很多助念团做了大量不可思议的事,但是你不要标榜这是你自己的功德,这都是佛的愿力、誓愿力所加持,那就是有意义的。许多人真是在这个地方骄慢,认为他度人了,那这个可就有个问号了,有疑问了。

那么这临终助念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历代的净土教言的善巧者、教言善巧的守护者、传播者就鼓励大家在临命终时相互的关怀、相互的照顾、相互的辅佐。

像我们看近代的虚云和尚,临命终时说给我敲钟念佛;谛闲法师也是念佛啊;弘一法师念佛啊;那印光法师肯定是念佛啊;那大善知识临命终时也都是念佛啊!往生阿弥陀佛国土。我们在西山上很多过去老和尚都是这样念的,有一个叫无著的法师,快不行了,他说:“把龛子给我抬到塔院去。”他走着晃着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往龛里一坐……。念佛人真是舍报十分潇洒啊,这时候他不怕功夫散坏,他不怕命散坏,什么都不怕,他就一切归向了。太方便了,给人带来太大的安慰了,就是顺水推舟就下去了。但你要是靠功夫,这时候要摄念,你要靠其它的没啥用。

所以净土一法在这个特定机制中,我们一定要细细的观察,看怎么来运用这个法则,予他、予已多做方便。

时间到了,明天我们接着继续学习!

录音记录:明璃

电脑上扫描,微信中长按二维码,添加无量光慈善公众号

手机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

 


手机学佛网

Shou Ji Xue Fo Wang

http://www.sjxf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