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手机方便访问本站

明奘法师:佛法要解决的问题和释迦牟尼教法的核心


 2022/4/6    下载DOC文档    

佛法要解决的问题和释迦牟尼教法的核心
——清华总裁人文素养高级研修班禅修课
2009年10月24日下午,明奘法师开示

你们熏完了没有醉倒吗?醉茶的人应该这么大剂量的来一下,应该差不多咣当就倒下了。我有好久带课程没有给大家那种,我自己瞎琢磨的,也不是瞎琢磨的,随心而发的一个放松的方法。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吉隆坡,慧了刚从那回来,我们在马来西亚的怡保,给大家带课程。34个同学,都是马来西亚华人,给他们4天的禅修课到第三天下午,给大家放松。我往这一坐,我说开始放松,大概不到5分钟,连摄像的人全都睡着了,最后什么都没摄下来,他自己睡着了。我一说话,因为那个场地比较凉爽,随便躺,什么姿势都可以,只要他觉得最舒服的,躺在那呼呼一会儿……剩我自己坐在这,放眼一看,34个人鼾声此起彼伏的,然后醒过来。他们说他们认为人生的所有的困乏都这一觉中过去了,真正的得到了一个洗髓呀。

所以,佛法呢,刚才这个谁,潘东燕在访谈我,没有访谈完就结束了,《北大商业评论》的,就被客人来访打断了。那你们作为企业家,成为这一个特定时代环境下的,出镜率、出头率最高的人,这个责任是跟你们直接挂钩的。你占据了风头,那你就必须向社会去负更多的责任。所以我11月6号在上海的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与公益之心”这个论坛,我是做主持人,大概有200个企业家,来给他们做这个。那么在你们身上的责任,体现在哪里?绝对不是说,你拥有了钱财,就解决了一切,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在特定的时间范畴内,可能能起作用,但是放在整个人类的精神价值体系、物质文明体系里边,它是个怪胎和畸形。人,无论你是贴上了政治家的标签,还是企业家的标签,还是文学家、艺术家的标签,抛开所有的家,你都是人,所以做人,才是第一位的。但是不小心,你这个人成为一个企业家,因此,你首先得做人,然后再来做企业家。你不做人,只做企业家,这样的企业,不可能是一个长久的企业,你的利润也不可能是真正的长久的稳定的利润,一定会有问题。所以真正要让你的企业更顺畅,首先要做人,临物不苟得,临财不苟取,非你之得的,非你该得的,学会拒绝,放下。

今上午我们讲到放下,但是如何放下,如何面对诸多的诱惑,能够主动的放弃放下,学会拒绝诱惑,这是你们做企业更应该学的。这个是个蛮麻烦的事情,诱惑太多了,一百万不够,一千万不足,一个亿略显不足,那就十个亿,十个亿发现更加不足。这个就跟爱因斯坦说的一模一样,你所知就像这么一个东西,圆的,那你所知越多,你的外切面的未知就更大。等你拥有了十个亿,最后发现,你有一块钱的时候,你能买一根油条,一碗豆浆,早餐解决了,你很幸福。最后你发现你有十个亿的时候,你不足更大。也就是,人是由内在的精神与外在的物质共同构成整个生命的基础。所以佛教这样来界定,智慧层面上的叫做法财,身体层面的叫做内财,外在的物质层面叫做外财,所以叫内财、法财和外财。那跟其他的要求还不一样,它更加了一个心灵层面的法,佛法的法。你只有一个身财,只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没有一个外财来滋养,那就是乞丐,行尸走肉,吃嘛嘛香,干嘛嘛不会。那这样只有一个身财,而没有一个内财,没有外财,这是一个乞丐的生活。只有外财物质,没有内财,也没有法财,这样的一个人是什么?白痴,是吧。所以这很多呀,我们那个富贵猫、富贵狗、富贵宠物,主人一逝世,所有遗产都给它了,它既没有一个人类的身体,也没有一个人类的智慧,但是他却拥有这些。那人拥有这样的物质,那跟畜牲无异。但是只有法财,只有智慧,没有一个肉体来承担,也没有一个外在的物质来帮他,所以我们看,前两年来中国那个科学家,叫什么,霍金是吧,身体是什么样的?所以,佛教主张,三者综合发展。

因此我们看释迦牟尼佛,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以身说法,现身说法,长得内财,身体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种随形好,所以人见人欢喜,谁见了都欢喜,这就是佛陀的长相。那他内在的智慧,没人能超过他,叫无上士,天人师。那从外在呢,外财呢,他放弃了王位,当然也放弃了财产,过着一种非常知足的生活。所以,身财和法财,不容易放,也无法放,但是外财是最容易放的。老子,没见过他拥有多少财富。庄子,不见他……你想他太太去世了,他没有乐器敲击,拿个破瓦片当当当当敲。所以,去年张艺谋搞奥运,那么多人敲什么?那个字叫什么?大家知道读什么吗?缶,缶是什么?有钱人家敲钟,敲磬,敲鼎,没钱人家敲破瓦片。庄子家里很贫,太太去世了,鼓缶而歌。没有别的可敲,拿个破瓦片来敲。耶稣基督,不见他有多少财。释迦牟尼,有,给丢掉。所以,他要他的内财和法财。那么如果一个企业只追求外在的这个外财,大家想想看,这是不是一种心灵的扭曲和异化。

所以,刚才这个小伙子问,一直,我看他瞪着大眼睛在聆听,但是他没有真正明白我说的什么。人如果,只有追求物质,而没有内在的精神了,想想看,他是谁的奴隶?是不是就是钱的奴隶了,这就叫异化。把一个好端端的人不做,做成钱的奴隶,是冤而又冤。所以,一定要综合发展,佛法主张,凡是合理的赚取的钱财,都没有问题,国家法律规定允许赚的钱,都可以。但是,不主张过分的破坏大自然,破坏我们生存栖息的环境而发展经济,主张平衡,主张和谐。对于任何一个人,撕掉你的企业家,你的这个家、那个家的标签,仅仅回归到一个人,从人身上说,首先要身心和谐,这个人才可能开心快乐。身心不宁,心里有病,或者情绪的过分的躁动,或者过分的低压,忧郁症,躁狂症,不健康,看心理医生。生理有病看医院。身心不宁,个体的自我生命不可能安宁。那你自己的身心安宁了,你不是一个石头子蹦出来的,你不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孙悟空受日月之精华,从石头里砰出来。没有你的父母,你的父母有父母,没有你的古往今来的这种传承,文化信仰的,风俗习惯的,道德的伦理的操守。这些,你要跟他人发生关联,是自己和他人这个社会关系,不管是熟悉的,不熟悉的,必须要和谐。你说我当老板了,我从此就可以对我的员工就像过去奴隶市场一样的,错了,感恩,珍惜。所以,佛教里面,特别有个礼拜六方,其中叫礼拜下方,就是我们站在主流位置人,对你的下级奴仆,应该怎么样?有几件事:一,给他工资,让他养家糊口。二,给他志气,让他能够透过他的劳动,获得他的价值,从他的劳动中体现他的人生价值。三,他家里有事情,年轻人要结婚,老年人要离职,已经老病的要去世,要照顾。这是一个上级对下属,企业家对他的员工的没有条件的责任。这是佛教里面的《善生经》,有一本《善生经》,也就是你在什么位置,应该扮演好的角色,你应该对其他人负的责任,所以自他关系要和谐。

那人,不是说这个地球上只有人类,还有水里游的,空中飞的,陆地上跑的,海陆空。那么空中飞的,如果所有的飞鸟走过的地方,全是高射炮,全是被破坏的大气,全是硫,全是磺,全是黑烟囱,鸟也死掉了,人类缺少了空中的朋友。水中的鱼都被投了农药、化肥、炸药,人缺少了水中的朋友。地上的四条腿的,所有的无脊椎的被人给吃光了,陆地上的朋友们剩孤零零的人,完了,那地球也离毁灭不远了。所以,人除了要解决自我的身心和谐,还要解决自他的关系和谐。更要想,人还要跟其他生命的和谐。那人吃饭,饮食的,喝的水,睡觉的床铺,被褥,你盖的房子,你坐的车,所有这一切,都来自无情的什么呀?矿物、植物,无生命的矿物、植物,跟它的和谐,人和自然的和谐。没有这些和谐,你去一味的追求GDP,追求你的企业价值,追求你的企业利润,那一定要有问题。

所以在今天这个时代,各位能够通过总裁班的学习,通过这样的,国学的,佛学的深入了解,要承担起自己的公益之心,承担起自己的企业责任。因为企业的责任,终究要回到做人的这个层面。但是,做人如果一味只强调责任,而没有享受,大家想,那你去做,我不做,是吧。那还得要回过头来,你的责任承担同时,你应该怎么样更好的承担这个社会责任。所以,禅就是告诉你,禅和佛法不是要解决,把一切的烦恼,把一切不好的东西消灭,这不是佛法要解决的事,佛法也解决不了这件事。释迦牟尼导师透过他的深刻的思维,以及他49年的弘法经验,做出的最好结论,最好的教育方法,是说这个世界存在着种种的残缺与不圆满,我们尽己可能的改变这种残缺和不圆满。但是我们仍然人力有限,我们可以设立一个制度,让从此人类彻底的物质平均。可是,我们无法设计一个制度,让地震不发生,海啸不发生,天灾不发生。没有办法,在地震,泥石流,海啸面前,人、力必须听天,不能去改天。所以禅直接就告诉我们实相,改变我们对于这一切残缺与不圆满的态度。你只有改变了这个态度,从此你承担这些责任,才该担得起来就担起来,该放下就放下。比如说,今天全球的沙漠化,水资源枯竭,大气被污染,不是你指责别人那些大企业负责的,也不是你指责那些个负责的决策人、领导人决策的,你在你的本分上,尽可能做好就够了。当你能够掌握话语权,影响更多的人的时候,比如说你的企业,你的上流企业是什么,下流企业是什么,那你要求给你供货能够尊重环境,照顾环境,这就是你力所能及的。结果你不着边际的去,自己去做好了就开始指责别人,这个影响力永远是有限的。所以从这几个和谐来讲,这是佛法特别的在今天能够兑现的地方。我们能把这几个做好了,企业赚了,你就享受赚,企业赔了,你就接受赔,就完了呗。我们只要赚不接受赔,所以我能不痛苦吗,我一定痛苦万分,乃至跳楼自杀。当我们意气风发时,我们觉得我们能做主,我们比上帝还万能。但是一旦遭遇挫折和打击的时候,发现我比个幼儿还不如,彻底的沮丧绝望,所以我们的心态失衡。所以心态失衡,因为我们的认知有问题,所以要改变的是认知模式。早晨太阳升,下午太阳落,中午太阳热,这是个自然法则。青少年在成长,中壮年在享受,晚年老年在衰退,自然的法则,一个企业也是如此。所以你永远让指望如日中天,人过三十天过午,从人身与自然全都说了,接受他,才能更好的解决他。

有任何一个宗教,能改变这个自然法则吗?当年梵天王也去找释迦牟尼论辩,说世尊你不应该再讲法,你应该闭嘴,休息。世尊说,好啊,为什么?他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所以必须要大家都得崇拜我,照顾我,供奉我。佛陀说是你创造的你就应该能做主,对不对?梵天说那当然,我创造的我一定能做主。那好,佛陀说,请你从明天开始,让太阳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梵天说,我做不到。世尊说,那你做不到,怎么能说你做主呢?梵天不好意思,溜溜溜,开溜了。过了一段时间,梵天又不开心,因为大家不再到庙里来烧香,叩拜这个,供奉这个梵天了,祭祀梵天了。又来找佛陀说,世尊你闭口,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人类的生命由我来,他的祸福吉凶是由我来决定的。世尊笑笑,那好啊,从明天开始,让那些无恶不作的人死后都进天堂,让那些照顾父母,修桥补路,做社会慈善的人死后都下地狱。梵天说,我做不到,清清者上升,做善事,做好事,关心社会公益,死后上天堂,这是自然法则。杀生害命,不孝养父母,破坏环境,这样的人,死后下地狱,这是自然法则决定的,不是由我来做主的。世尊说,那就好了,我教人行善,让人远离恶,难道我不应该继续说下去吗?这很有意思,所以早期的佛陀讲法的时候,有很多的阻碍,绝对不是说,一出场,就是大师出场,一统江湖,谁都接受的。所有的婆罗门教,六师外道,都在反对他。但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辩论,经地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说法,大家发现,佛陀释迦牟尼他所说的法,是被人类所接纳的,普遍接受的。他提出的这个方法,是具有普世的方法。他提出的伦理价值,道德操守,是具有普世的价值。普世本来出自基督教,在几百年,但释迦牟尼他不提出这个词,他提出了方法,提出了手段,所以佛教核心的教义就叫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十六字。

诸恶莫作,一切的恶都不要做。众善奉行,所有的善都去奉行。但是超越善恶,叫自净其意。你老扛着一个我是善人的大旗,在这贴上我是行善积德的人,后背上贴上一个像乌龟壳一样的我是行善积德的乌龟,你累不累呀?所以要自净其意,就是让你放下这个行善,恶亦不为,何况于善乎,把善也超越,然后止于至善。昨天,我这样说,你还不明白,今天这样说,大概你能接受了。这很容易,这就是佛的教导。所以,佛没有要求我们对着佛像去磕头烧香,他就能解决我们的祸福吉凶。佛也没有说,你把佛陀请在家里,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你就更了解佛法。佛陀说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做,你就是走进了法。你把我的方法,乃至把我这个人供在这个佛龛上,每天早晨三支香,中午三支香,晚上三支香,早晨右绕三匝,顶礼三拜,中午右绕三匝,顶礼三拜,晚上右绕三匝,顶礼三拜。你就像这样这个故事中的一个人,一样的愚痴。

故事说的是什么人呢?一个有钱的财主家的孩子,父亲生了病,他走了很远的路,去拜访了一个名医。名医按着他说的他老父亲的病症,开了一副方子。然后,这个人,我们叫他富二代吧(笑),拿了这个药方子回到家里来,并没有按方抓药,更没有按药来准时的煎,给他父亲服下去。相反他怎么样,把这个药方供起来,每天早上烧香,供吃的,供猪头肉,晚上烧香,供鲜花水果,然后出去到集市上把所有人都召集来:我的老师,我的上师,我的药方最顶呱呱了,去跟人辩论。所以佛陀讲过这样一个譬喻,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不去服用释迦牟尼给我们灭除心灵烦恼这剂方药,我们只是说这个方子是最好的,这个方子最棒,开这个方子人最牛,于你的个体生命的烦恼止息,没有任何帮助。只有按方去服药,还要方法得当。本来一日三剂,你三剂一日给服了,药量过大,不对。那药量过小呢,本应该三天服的,你三十天才服完,没有用。所以还要知节知量的去做,去服,这就是整个的佛陀的教导,特别简单。从身心和谐,自他和谐,人际和谐,人与其他生命的和谐,人与社会大环境的和谐开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这就是释迦牟尼的整个的教导,再没有别的了。你只有把他的教导去兑行、奉献出来,才是真为佛子。否则,太多的佛教徒说我是佛教徒,然后干吗呢,他做的完全是违背佛教的事情。诸恶莫作,是第一个必须做的。众善奉行,是第二个必须做的。自净其意,净化心灵,提升心灵的观照能力,这是第三个必做的。

所以,无论哪一种修行方法,有助于这三个方面的完成,那就是佛教的,真正所赞许的。相反口口声声打着佛教徒的旗号,做着佛教的修行,但是恶事一点都不远离,善事一点都不去奉行,只是一味的跟释迦牟尼,跟菩萨去索取,索取,索取,这样的不能叫佛教徒,甚至这样的人是彻底的在败坏佛教的形象。我天天摇个轮子,嗡嘛呢呗咪吽,嗡嘛呢呗咪吽,10块钱赚300万,10块钱赚300万,灵吗?不可能灵。所以课程快结束的时候,给大家一些聊天,那么我也倡导大家干吗呢?承担你的企业责任也好,做人的责任也好,从自我做起,不要说太远的,奘三条。第一条,你月收入的1%,无条件的回馈服务于社会,好做不好做,这一点上做得到吗?我一个月收入1000块钱,拿10块钱容易。我一个月企业是30万的利润,税前的,我要拿多少?1%是多少?3万,不是吧,3000。3000还行,我一个月3000万的收入,就要拿多少了?30万了吧。30万,他宁可到澳门去豪赌,也不会服务社会,对不对。所以,一个企业家的良心,他的社会公益之心,在哪里体现,就在于是不是能够远离恶,不去赌,把这3000万的1%的30万……30万要知道,在一些边远山区,建两个希望小学都够了。别老去指责别人,看看自己做在哪里,这是第一个财的,外财的布施。那第二个,每个礼拜拿3个小时去做,服务社会的义工志工,身体力行。别指派你的员工去帮助人家种树,去清理环境。自己亲自做,去老人院,给老人端端尿盆,给老人擦擦脚丫子,真正去做,一个礼拜3个小时,容易吗?我们给钱给物人家是把我们当救星,我们去替人家门僮站岗,门僮一旦被他的上级看到了,就要解雇他,是吧。我们到一个餐厅,我说我替你当3个小时的服务员,人家不敢。所以你给钱给物他很欢喜,你替他,反而人家不大接受。尤其你要到学校,说我替你讲这一课吧,历史和地理,那人吓死了。尤其手术医师,开颅手术的那个医生,我替你做3个小时,完了。所以身体力行,第二条,很难很难。看起来特简单,每个礼拜拿3个小时服务社会,不容易,这是身财,内财。然后,法财,每天15分钟,打坐,跟自己的心灵沟通。不去烧香,不去磕头,不去礼拜,远离所有的宗教,远离所有的宗教仪轨,只是坐下来,跟自己的内心沟通,看看我的心灵有多久是没有被关注过。我完全是在,靠外在的物质利益,靠外在的评价标准,来评价了我的生命,构建了我的生命价值体系,但是我的心灵谁来呵护?每天15分钟打坐。这三条,容不容易,各位说容不容易?所以,很多人被我给忽悠了,我说拜我为师很容易,有点像美国大学,入门很容易,奘三条。月收入1%捐给社会,我也不给你搞一个帐单在那记着,没人管。每周3个小时,身体力行去服务社会,容易。每天15分钟打坐,不就15分钟吗,少接一个电话,少发三个短信,就15分钟过去了。但真正去身体力行,发现难乎其难,这个是让你终生操守的,把修行交给你自己了。真正觉得难的吓得就跑掉了,真正觉得容易的,太容易了,好,师父,我就拜你为师了,从此我就是你奘师门下了。有很多的课程,课程一结束,所有的人,从老师到员工,到这个学员,都拜我为师。那也有的课程,一结束了所有人都吓跑了,一个也不见人影,因缘。我想这个课程差不多也快到尾声了,是吧,大概就到这里吧,你们还有任何问题可以来问,留一点时间交流。

 

听众:奘师我提个问题,昨天您说的就是那个人肉炸弹的那个问题,用咱们佛家的眼光来看,怎么能正确认识这个问题呀?都处在自己的角度,都有理,那我们怎么看待,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奘师:所以从佛家的角度,本来佛教有一个严格的戒律,不能够乱用神通。所谓神通就超强本领,你看过那个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吗?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于荣光演的大内高手,林青霞演的那个东方不败,后来她叫东西方不败。荷兰人那个船打的那个炮弹这么大一过来,那个炮弹一来,他因为练了这个武功,咔,炮弹还没有在她手爆炸呢,丢回去,再抛回到荷兰人的船上,荷兰人那船炸了,东方不败。那日本的倭人,那个忍者神龟那样的功夫,他也有功夫,咔,劈掉了,最后露出那个小矮人,露出来了。那个电影,我就一直在推荐大家看,很好玩。就说,这个叫特异功能呀,你讲道理,很难讲得通,对吧,这个沟通是很难很难的。我们同样说中国话,还四分五裂,我们统一的时间和分裂的时间,想想看,统一的时间多还是分裂的时间多?我们同样讲中国话,一个文字,书同文,车同轨,度量衡,全统一,服饰统一,语言文字统一,但是我们仍然分了什么三国,分了南北朝,是吧,东西汉,总是分,分,分。所以沟通是很难的,同一个民族,尚且这么拳脚相加,刀兵相见,何况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的肤色之间的人,很难沟通,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有神通。咔,那个人肉炸弹看他要来了,嗖,给他撤了,换他一个榴莲,咔,一丢出去那个榴莲最多臭鸡蛋味,过去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就真的每一次看到9.11啊,像这几天巴基斯坦天天爆炸,天天死人,伊斯兰真主旅真是可怕死了,你没有办法。这时最好有神通,他刚要爆了,把他这个人肉炸弹弄到地中海,或者南太平洋根本周边没人的,把他丢在那去炸去。所以佛教在面对这件事情上,有时候真是自叹很悲哀。人是缘自于内在的嗔恨才导致了这样,所以佛教针对这个内在的嗔恨,有一个方法来对治,叫做忍辱波罗蜜。忍辱波罗蜜,什么意思呢,凡事反求诸己。但是有些宗教他不是,凡事都认为是外在的,让我这样不开心,所以我就找外在一个敌人,宗教容易这样子,佛法不容易这样。佛法说,凡事要向内心来,叫内明,找到自己,噢,原来是有我,那没我,不就没烦恼了吗,所以佛教是这样一个态度。因此,对这些人肉炸弹事情,就鼓励大家修出神通来,都坐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看到那个塔利班哪个人哪个人肉炸弹要来了,嗖,往那高山顶上一拿,就把那人肉炸弹像老鹰叼小鸡一样给他叼过来,就完了。他自己想死,那自己死呗。真的很难,因为以暴止暴,只会引发更多的暴。但是他不接受佛教的,他认为佛教这样是无能的,因为历史上证明佛教这样的忍辱真的是无能的。公元1302年,佛教在印度彻底消亡,最后的一根导火索,就是伊斯兰教入侵了印度,彻底的把佛教,和尚要不改教就杀头,就这样。

 

听众:奘师你昨天还讲了岳飞和秦桧这个事,我怎么听听糊涂了。要是这么想,就像您说的有特定环境对不对,要换个环境,他们俩可能就换个位置了。那我们要是这么思考方式的话,是不是有点是非不辨,日月不分,黑白不管呀,怎么去平衡这个事吗,我们还是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对不对?

奘师:那大家现在就不妨想象一下,现在我们说坐在地上是不动的是吧。看到天空中的云驶月运,看到云彩飘来飘去,我们觉得我们是静的,他们是动的,对吧。现在反过来,你想你坐在云彩上,你坐在云彩上看地球这些人,他的速度多大?如果现在你就想想看,我们就坐在云彩上来观察在地面上的,速度是?我们看人家云彩是多么快的速度,坐在云彩上看地球就多快的速度。所以,毛主席的诗才有坐地日行八万里,地球既自转,也公转。所以我们的参照系,我们的参照物,我们的参照标准,都是个受制于外在环境的。仅仅拿人类来说话,那万物都该杀。仅仅拿地球来说话,那所有的星球有的资源我们都可以掠夺,是吧。月球上的水,拿来给地球用,火星上的太阳能都拿来给我们地球上取暖用。佛教不是这样的,佛教说一定要缘起,也就是所谓的缘起,每一个条件,都是不可或缺,每一个条件都不可或缺,也就是每一个成份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他不是是非不辨,混淆不清,而是说很清晰的理清了所有的条件,都是万千条件之中的唯一,绝不能拿99取代那个1,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体会到这一点了,你再面临的人世上的纠葛,跟你站在反对派的反对面的那些,一下子没有仇恨,没有怨对,你就只是悲悯之心,只有悲悯、包容,这就是佛法了不起的心态的力量。你能接受反对你的人,对吧,你能替反对你的人思考,你想想看你还有敌人吗?哪天你的商业竞争对手给你抢了同一个单,替他考虑,你试试,连着10次下来,你再看看你的订单是增加还是减少。10次,你只为你的对手去考虑,赚小钱。我本来这两天想写首诗,但是老想不出接上后几句:“风景只因长放眼”,看风景你要长放眼,放长线。“短长每从计较生”,短和长总是在这分别计较,放下这个计较分别,然后放长看,很开心很开心。所以这个标准,怎么说呢,上我的课不好玩,我没有给你一个答案,说从此之后,你就像有一个定海神针一样的,回去之后拿个咒子一念,拿某部经一念,就彻底解决你的一切问题了,没有。只会引发你更深的思索,更深层的探究,只会让你这样。所以我的课也是老是跟进,就是这个原因。诶,还想再跟我们继续玩,深层的体验。

 

听众:奘师我问个问题,您说奘三条啊,将月工资的1%拿出来,回馈社会,那这个寺庙里做功德的算吗?

奘师:算,因为中国的,一个是传统,一个是现在的宗教法规。佛教和道教的,佛寺和道观,土地和地上建筑物,尽管办的法人是方丈或者道长负责人,但实际上土地和地上建筑物都属于国有。因此我们建的任何寺庙的公众物,这个方丈法人,不像你们的企业法人可以转,不可以,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属于集体所有,也就是国家所有。方丈可以退居,但是他不能把庙拆走,还一定要留在这儿。甚至是说,像我们这个传承,虚云老和尚门下,我师父我们这个门下,除了自己的随身物可以带走,其他的一概都不能带,我们这个传承更严谨。所以我21号那天晚上,结束了祖山望海禅寺的方丈,我辞去那个方丈职位,你们愿意参观,可以等一下,201,这个楼上,看一下我带回的我的东西。四个小包,就是我的内衣,海青,几本书,这是我辞去那的方丈,4300万的建筑都归那儿所有,跟我豪无瓜葛,所以捐建寺庙也是社会公益之一。因为你不能拍卖,知道吧,不能够变现。

 

听众:法师,你讲点实际的,你比如说你老是示弱示弱,这个历届改朝换代都是暴力,你比如说中华民族这个包容文化是不是来自佛教的这些,教育啊,影响啊,这实际上是最厉害的东西。

奘师:你做过那个试验吗?我记得我上初中做过一个试验,敲这个,咱们叫什么,当当一敲,一唱戏的时候。镲,是吧,庙里边叫磕子。把两个一弄,中间把气一抽完,用一边一匹马拉,竟然拉不开。然后你看台湾那个电视剧,连续剧主题曲唱什么,抽刀断水水更流,为什么抽刀断水水更流,因为水分子之间的粘合力太大了。然后你再看空气,你拿什么也切割不了空气。所以老子说,夫为不争,是以莫能与之争,就是你不争了,才没有人能跟你争。空气没有争,说我是唯一,我是至高,但是任何生命,离开空气,就没生命。水流说不争,但滋润万物,没有谁能阻挡它,涛涛江水永远东流,谁也止不住这个趋势,所以示弱,不等于真弱,对吧。

听众:示弱也是暂时,长远地看,是必然要包容的。

奘师: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唐伯虎的诗,桃花庵。不见五陵豪杰墓,英雄豪杰哪去了,荒冢一堆草没了,现在荒冢一堆八宝山了,都一样。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汉武秦皇,各个如此,但是埋葬唐宗宋祖,秦皇汉武的这个土地,从来没变过。野草,春风,从来没变过。照的星,照的月,照的太阳从来没变过,亘古长存。所以你到底要什么,人生价值到底你要一个什么,对吧。因此,上我的课也很沉重,没有让你如释重负的解脱的灵丹妙药,反而让你去思索生命的终极价值。而生命的终极价值,不再由别人决定,一定是你自己来选择,你选择了要哪个,那就是你自己的。对吧,你选择做秦桧,好,就被铸成了一个跪着的铁人吗,你选择做岳飞,那你就高高在上。

 

听众:老师你怎么看待释永信的?

奘师:这个问题我16号那天,在上海那个“商亦载道精神启示论坛”,我们零点调查的袁岳,他做主持人,我就在下边了。结果也是现场就问少林寺的事件,最后袁岳又把皮球踢给我,这个要请教明奘法师,公开回答,那个第一财经他们都有报道,就刚刚16号,在上海。也就是说,在商业社会,大家想想,在商业社会还有一个地方不被商业网络所网络的地方吗?没有了。也就是那种过去农业生活时代,农耕时代的那种小富即安,知己知足的这样一个农禅并重的生活方式,对寺庙而言也是不存在的,对吧。那也就是说,必须要跟时代合拍,寺庙也得要有这个经营。没有土地,就必须要有东西来买,买菜,买饭吃,对吧。即使寺庙和尚不管,但是信徒们还是要把饭菜拿来。那信徒难道是搁空就拿来的吗,他不是也得去买吗,对吧。所以,这个商业,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没有办法,谁都不可能避免。但是法住法位,什么叫法住法位,跟和尚谈经营是对还是错?跟精神领袖要经营管理的决策,而不是要心灵安静的技术,是对还是错?寺庙门口是冲谁开?众生平等,寺庙门口是为众生而开,不是为企业家和有钱人而开,对吧。所以少林寺的作为,整个的说在商业时代,必须要有商业活动,这个是无可厚非。但是法住法位,商业交给商业、企业去做,僧人还是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僧人是天人师,天人师不是他善于做CEO成为天人师的,是因为他的道德,学问,文章,人品,能给所有的人,给予心灵的导师的指导,这才是僧人的本分事。所以,我既不一棒子把他这个商业行为打死,但是我同时对他的过分的商业行为持保留态度。

听众:你要说,他也拿不走啊,跟你一样,也是是个小包。

奘师:不一样,人家做的车是啥车,人家住的地方是啥地方。

听众:他也带不走吧?

奘师:享用啊,对吧。

听众:法师能解释《易经》吗,佛法和《易经》是哪个先有?

奘师:应该是《易经》先有,文王是演八卦,对吧,囚禁在羑里城。周文王应该在公元前多少年?公元前1011年左右。那先天八卦,那个伏羲八卦,先天时呢可能更早。释迦牟尼跟孔子几乎同时代,差9年,跟老子还是跟孔子差9年,他们俩的年岁。伏羲早,文王更早,所以《易经》这个观念,在中华文化的认知,比释迦牟尼要早。那么《易经》呢,它有三个原则,叫简易,变易和不易。什么叫简易呢,卦 — 以象天,- - 以象地,然后开始,找到了一个最简单的科学归纳法,实际上最早期的易经就是科学归纳法。那计算机的二进制,实际上来自于易经的启发,应该是。这是莱布尼茨,在他的整个的著作里边有一些关于二进制的说法。变易,什么是变易呢?佛教不叫变易,英文叫Change,汉语叫变化,那佛教叫无常。那实际上还有一个交易,也就是在变化的过程中,有一个互相的交换,对吧。这屋里很冷,开了暖气,半个小时之后,打着暖气28度,这个屋里。这个佛经,有一本经说,比如,热汤与冰,热汤就是沸水,叫热汤,冰就是结冰。那么热汤多于冰,则冰从汤逝,汤的温度降下来,冰的温度上升去。如果冰多于汤,则汤从于冰,一个北极的冰山,泼上一杯子的热开水,哪怕这热开水是1万度,对北极的冰有何影响吗,最多这么大一个洞,对吧。佛教,他讲交易,互相的变化,但是看谁平衡。到春天,我们到松花江看那个跑冰船,突然一夜之间冰都松开了,在水面上漂,突然之间冰就不见了,大自然的神奇。那还一个,不易,也就一切都在变这件事是不变的,所以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不一定。但是易经所说的一切都在变这个,佛家讲的一切都是无常的变化的,这两个东西放在四海皆准。

 

听众:我觉得马克思说的话,也是佛教说的也是道教说的,一分为二,什么事物的发展规律,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这都是老马说的话。

奘师:所以实际上,我本来有个讲座,当然不是给你们,给另外一个群体讲,就是马克思主义如何本土化。因为佛教公元前2年传到中国来,2000年,成功的本土化,大家已经分不清是印度的还是中国的,对吧。但是,马克思现在,人一想马克思,你看天安门广场一搞国庆,过去那马克思大胡子,一看这是外国人。你看,关于菩萨像,你能分出是中国人,印度人吗?你看这些像到底是印度人还是中国人,是吧?佛本来是印度人,印度人高鼻梁,大耳朵,体现不出来,反而都像我们中国人,所以佛像都本土化。包括那佛经呢,彻底用汉语的思维方式翻译出来,所以他本土化了。交易吗,这就是互相的一种交融,文化、宗教的交融,只能是我们的幸事、好事,互相排斥一定有问题。所以如何让马克思主义更好的在我们中国大地上扎根,应该好好的结合儒释道的诸子百家的文化,丰富他,发展他,完善他。

 

听众:法师,前段时间我看到一句话,他说的是: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这句话你怎么理解?

奘师:这个人思路没有搞清楚。

听众:因为我是在一部影视剧里面看到的,一个女警官,而且是通过这句话拯救了一个死刑犯的心理的那种感觉,但是我也不大理解这句话。

奘师:神是建立在决定、主宰、创造、保护、毁灭一切上,这是我们对神的界定,这西方对神的界定,一神教是这样界定,他决定,他创造,他毁灭,他还得保护。但是道家这道法自然,不是这样子的。道法自然是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呢万物之母。他讲的这个,这个完全不一个层面上。神决定,毁灭,保护,创造,这个是一个有为法。不可道了,不可名了,它哪是有为了,它是无为法。那有为,是有限有穷,无为是无穷无限,所以一个是道,还是数的层面,神仍然在数的层面上。如来是如其本来,比道法自然更高一点。为什么呢?因为你还想一个道要去向法的意思,就是向自然来学习,向他来学习,叫道法自然,也就是道向自然学习。如来如来者,如其本来,不加多一点,不减少一点,他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如其本来,就是实事求是,它连有为无为全超越了。所以这个层面上,从数到如来。那李洪志,那就彻底的,没见过这么胡说八道的人,我见过胡说八道的,没见过这么胡说八道的。他怎么胡说八道,他说如来低一点,佛比如来高一点,那他比如来还高,比佛还高无数个。那佛要见他,就像把这个佛搭个梯子,搭梯子到天上他的*轮世界见他去,结果掉下来摔死了,这就是李洪志。这么样的张口说白话,那么多的大学教授相信他,那么多的老将军相信他,真是莫明其妙,这个世界哪里出了问题,就这样空口的,就这样子,你还能相信?讲不二,他说信了*轮功就是不二,信了别的都是二,他多二啊你看这个人,就这么二的一个人竟然成为一个,可以这样呼风唤雨让中国美国都不安宁。

听众:他写那些,是不是不是他写的,有人帮着写的?

奘师:早期,应该是在海淀一间小平房里边,冬天连个电炉子取暖都没有,帮他攒的。就在中官村那个附近,一个小房子,两个人帮他在那攒,攒的那个东西。所以,他本来那个时候,我们中央台那个新闻联播总要批判*轮功。后来有一次在澳大利亚他接受一个访谈,他说我要感谢江总书记,我本来是一个聪明绝顶,胆大包天的不知名的人物,现在搞的全世界都知道。从那之后,咔,中央台新闻联播,再也没有批*轮功的了。他真是聪明绝顶,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说(笑)。我为什么这么了解呢,因为我是做过*轮功的一些顽固分子的转化工作,他们真的是邪,反人类,反科学,反进步。怎么反科学,那明明的有病,那人类的医生孙思邈,华陀,这些干吗去了,这难道他们都是精神病,白痴,吃饱了撑的?所以,他们这个有问题。当然,咱别抛开话外去,别最后弄得*轮功天天来干扰我来。我原来的邮件,*轮功一天几封几封的发邮件,就骚扰我,因为我老是批判他们。你说他说讲慈,讲真善忍,哪里忍了,他一点都不忍,我就偶尔的说一句,完了,就我那个邮件里面就整天被他们骚扰。

听众:他不说能治病吗?

奘师:佛教有个观点,制心一处。把你的心灵制在一处,无事不办。所以不要练*轮功,你就相信制心一处,不事不办,这是一切神通的前提。就让你的心灵,相当于你的这个心灵的能力,咔,让它越凝聚越大,本来就像一个小珠,咔咔咔(越凝聚越大),你的心灵能力像这样子了,无所不办,什么都能干成。

听众:法师,有的人说从床上掉下来了,突发事件,摇身一变什么都可以看了,前世的,后世的,结果确实都能看得懂,确实能治病。

奘师:你们河南最出这种人,是吧。一个是河南,特神奇。另外一个东北,就特别出这类人,挺神奇的。所以这个特异功能有几种通,一个是生就来的,叫报通,也就是生下来他就有特异功能。第二个叫福通,就是你说的这种。一件事,不用远,离这里不到11公里,有一个村,有个人就是你说的。从房上修房子掉下来,从此之后,他就看得到东西了,他不用睁着眼睛能看到很多东西了,但是他腿摔瘸了。我认得他,就离这11公里,另外一个村。

听众:是真的吗?

奘师:是真的呀,他说的都对呀。你跟他一说,这里有多少人在听课,谁在这讲,谁在问问题,他都看得到,但是他腿却瘸了。所以这个叫附通,就被其他生命所占据了他的那个认知能力。那另外,还有一种,修通。什么叫修通?就是你真正禅定修行,开发了一个神通,开发出来的。所以这几天,我也在邮件上,我每天一定要上个网,因为我有个弟子,教他打座,结果修出这个神通来了。他坐在这里边家里边,隔壁那个邻居家楼房里边炒的菜,竟然炒的是什么,他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假的,吓坏了,把人家门铃敲开了,跟他看到的一模一样,吓坏了,这可咋办呀?给我发邮件。所以我这几天,经常上网要回复。告诉他,这个东西,修行正常。

听众:法师咱们盘着腿在这里坐,憋在这儿,是不是就把大脑给憋的(有问题了)?

奘师:(笑)你太可爱了,我见过可爱的,你是挺可爱的,不是最可爱的。

听众:这个原理上,佛教是怎么讲的?

奘师:佛教原理特别简单,所谓的特异功能,神通。神通神通,干吗呀,就是咱们正常的眼耳鼻舌认知,不习惯看的,叫神通,对吧。昨天我们举例子,小偷训练,咱们100度就烫伤,对吧。那小孩子天生就训练那个油炸的锅水,乃至炼钢铁那钢水他都能够插了,是不是神通?就是神通啊。他习惯了,大家都有这个本领了,自然的。

听众:第六感觉是什么神通?

奘师:第六感觉,是低级神通。因为第六感觉你没办法主动操作,就是你没办法主动操作,所以他是以直觉为(基础)。但是这个所说的神通,像修通和报通他能随时作主。附通,他要对方那个生命体来,他才能有这个能量。对方不来,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你认识的是随时能进入那种状态的,还是只有特定的,有一些特定的仪式之后才行?

听众:我有一个女同学就是这样,你比如说,来个人问啥事,你老家有哪几棵树,有什么,锅碗瓢勺都能给你说出来,绝对是那么回事。还特别行,不行那都不会给她搁10块钱,不收多就收10块钱。

奘师:多了,你们没在农村长大。我从小就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从来,见怪不怪,我觉得挺正常的。村南头有个大仙,村北头有个神婆,村西头有个罗汉、巫婆,有个神汉。我们一个村子,在我们那附近也是最大的,1300多口人。那时候,小时候家里穷,赤脚医生,有药物也很少,发烧了感冒了,经常的都是先找这些,有时真管用。但是后来,我这学佛学佛,几乎不行了,解决不了了。那些小毛病他解决不了了,再一个他要建立在你得信,你信他才帮你,你不信,根本解决不了。

听众:这是不是潜意识?

奘师:不是。就是说,你比如说印尼海啸,5.12地震,5.12地震我们死了多少人?最后到了7万多人就不再说了,是吧。失踪那些呢,再朱坚强也坚强不到哪里去了,是吧,一定是死了,十几万人,但是你找到几具动物的尸体来?家养的不算,楼里边的那些那没办法,那个猫狗宠物不算,野生的你找到几个?那印尼海啸,你见不着几个动物的尸体呀。所以只不过我们的认知能力被我们后天的环境,被人类虚妄的认识,给掩埋了,本有的。

听众:问一个低级的问题啊,佛教能算命吗?因为我工作关系,老出差在外,酒店里面,一天早上,被一些和尚,吃早餐的时候,说是五台山的或者是哪里的,像上海广东那边特别多,我们住的酒店啊,像三星四星这样的酒店,每天早上,后来我观察,其实他们没有住那个地方,他可能是早餐的时候,买个早餐券进去的。

奘师:你在哪看过这种事呢?

听众:我在上海。

奘师:深圳,深圳要比上海多。我给你一个牌子你做好它,以后再碰到他们,你把这个牌一掏,他得找你算命。他再跟你要钱,不管要10块,要50,要100,还是主动给你算,跟你要钱的时候,你掏出个牌,写着几个字:你坐着等着,我打110,一会,11:10必把你抓走。不用算,对吧,他就吓死了,因为你这很准时呀,你就写个牌,打电话15分钟警车到,把他抓走了。

听众:那这时候那些人都是假和尚吗?

奘师:对。佛教有一条戒律,严格戒律,叫邪命自活,像这类养活自己叫邪命自活,不可以用这样不正当谋生手段养活自己。

听众:那么佛教是不是真的可以预知人的一些前生、未来呀这些事情?

奘师:佛教不关心这个,佛教关心你现在做什么。

听众:就是说佛教不可以算命是吗?

奘师:对,佛教反对算命,并且严格的戒律规定不准算命。

听众:那些都是假的,您是不是这样说?

奘师:不。有假的,他是混饭吃,这没办法,可以可怜可怜他。有一次我到你们河南去,羑里城,这十几年前了。几个都给我算命,那几个大师。唉,法师法师给你算命,那时我还比较年轻,十几年前吗。和尚,我说你都给我算什么?事业。我说我出家了,没事业了。那爱情,完了,这都做和尚了,没有了。那个健康,我说,唉呀,随时可死,步步向生,就不由我了。然后,最后人家,法师你走吧,你走吧,不给我算了。知道吧,所以他想给我算,基本上不敢,几句话……。前几天,我广东一个徒弟,所以广东人最迷信,容易上当受骗就这个原因,给我发短信,特别亲切,要生小孩,决定剖腹产的时间,几点几分好?结果你猜我怎么回答,我估计着,见到我就得吓得哆嗦。“知命顺天,而不是算命逆天。”知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知命顺天,顺乎天,大自然。不能够算命逆天,逆天必遭天谴,是吧。这个是迎风吐唾沫、擤鼻涕,那鼻涕、唾沫再溅回谁的身上呀,对吧,这就是逆天,一定要出问题。

听众:他为什么那么迷信?

奘师:唐代的时候,把韩愈发配到岭南去干吗呀?上午讲金刚经、坛经,汝是獦獠身。獦獠那岭南吗,岭南那是发配犯人的地方,基本上发配那就不指望这个人回来了。所以苏东坡真是命大,发配那个琼州,居然到了那还能活着回来,所以这个人真是命大。一般的发配到那个地方,基本上就死掉了,那时候边蛮之地。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人在这个不可作为的大自然面前,所以需要一个安慰和保护。所以出海的渔民,敬奉玛祖,这很正常。公众的,那我们北京,难道就没有了吗,社稷坛干吗用的?开犁节,什么叫开犁节?七九河开,九九耕牛遍地走。开犁节,皇帝不亲自去,要太子亲自去,干吗?在社稷坛开犁呀,等于要开始耕种了,都一样。所以在这个等于是人类认知大自然的能力不足的时候,有一些特定的一些,让大家安心,让大家安心。当然,要讲这些好玩的,那永远讲不完,不能再讲了。

 

听众:法师,我问您个问题啊,就是怎么看待修那些寺庙。因为我8月份,去一次大相国寺,他修一佛塔花钱花挺多,怎么看待花这么多钱体现的价值呢?

奘师:你看过笑傲江湖吗?看那个邪派人物,任我行,东方不败,手下这些,你看东方不败的兵器是什么?

听众:绣花针。

奘师:任我行的兵器呢?

听众:他没兵器了。

奘师:他不需要兵器了,吸星大法,别人的东西都能拿来给我。那令狐冲呢?用剑。然后,曲洋呢?那个南岳派的掌门,要退出江湖的,他们都有兵器。但是真正的高手用什么?你看独孤求败教令狐冲的时候,用什么来吗?随便拿个东西,地上捡一个木枝当剑用。内在越充盈,越不需要外在来装点。内在越没有,就需要虎假虎威。所以,宗教的建筑,就是这样子。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宗教如此。美国的白宫,海军陆战队总部,我们中国的皇宫,干吗呀?为什么官衙搞得比所有的地方都要官衙呢。先从外在形式上吓你,老老实实。所以,没有几个人是能够达到独孤求败的境界,因此,绝大多数人必须要执相而求。唉,所以可怜那。

听众:那他们修这寺庙也算是一种执着于相?

奘师:他这样起码能够让老百姓,不敢去(作恶)。如果让小偷看到佛像再也不敢偷了,那再多修点更好,我的观点是这样的。如果小偷看到那个佛像偷得更厉害,那千万不要再修了。修的任何,它只是个教学手段,解决了出家人,因为他是由人做的,不是由神来做的,对吧,那也就是基本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这个基本的生活条件还是要满足的。并且已经21世纪了,全人类都在讲究文明,讲究这个卫生了,你就不能再去那么不讲卫生,所以生活条件应该是越来越跟时代接轨。那特简单,为什么你们不住在我们这呀,为什么你要跑到红螺山庄去住。如果我这比他那还高级,收费比那里低三倍,那里收100,我这里收30,你住哪?你肯定住这,这是一个,现在社会已经如此了。所以,很多人攻击我,说我怎么把我们禅修中心搞得那么奢华,我一点都不奢华,我要的是方便和卫生,就这两个,方便和卫生。所以,我在每个地方,我都需要一定要有洗手间,一定要有淋浴,因为我的课,全都是,哪怕十几个人,也都有国外的人参与。因为国外这些人,非洲的没人来参与,为什么?他还欠发达。经常跑这来禅修关注心灵精神层面的,一定是已发达的,你让他再开历史倒车一次两次可以,三次以上不行。前年冬天,在这住一个加拿大小伙子,住到腊月二十七走的。一开始,真是难过死了,当时都没有这个(甘涧禅修中心),住在朝阳寺,没有房间,就住在朝阳寺大殿,睡大殿。一个礼拜,那时候我也没有车,一个礼拜我们要租一个出租车出去,洗一次澡。一开始他可难过了,后来到了腊月二十七,他说我实在要走了。我说为什么。他太想念他父母了,他父母到了香港,他因为拿了一个香港那个身份证,在沈阳工作。我一个加拿大的老徒弟,介绍他来这里禅修,在这里住了将近两个月。那对他不能上网,对他不能洗澡,就这两件事,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后来是因为我加拿大的徒弟又是他的好朋友,极力劝说,他就接受了,你想多难呀。让你们一个礼拜不洗澡,你受得了吗?你已经一天至少有事没事你要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短信,有事没事你要5分钟打开电脑收这个即时邮件,你已经被他给拴住了,这个让你一下斩断很难。所以修建这些东西,我觉得要方便、实用,但不要奢华。过多的宗教建筑,太多了,不是什么好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过多的宗教建筑,就像如果全中国每一个县,下边的每一个镇,每一个乡都有一个法院,那一定不是说我们这个法制更完善了,说明我们道德自律能力越来越差了,是吧。如果中国再也没有教堂,再也没有寺庙,再也没有道观,但是中国人也没有法院了,但是每个人都活得像天堂一样的自律,开心,欢喜,也没有医院了,那都不用死了,不用病,也没有那个心理分析师了,治疗师了,没有忧郁症了,自杀率也降低了,那这个社会才是真正的天堂,是吧。所以说来说去,各有所需,没有办法,我们最多能提提自己不着边际的建议,人家该修还得修,不但是僧人修,太多的那个政府,个别的从业人员,以及大量的商人们,想从宗教中获得利益。你们河南修了一个最大的大佛,知道在哪吗?获得两个世界第一,知道吗?一个钟115吨重,它悬挂着,我拿全身撞,人家纹丝不动,115吨,挂着,一个大钟。一个大佛,168米,专门为他修了一条高速公路,从郑州过去,是吧。

听众:在哪个城市呀?

奘师:鲁山,平顶山那里,鲁山县。门票160一张。建的人是你们河南的一个水泥大王建的。但是让人欢喜,让人解忧,昨天说的慈悲,上午说的慈悲,拔苦予乐,让人远离痛苦,获得快乐,这是佛法的根本的目标。叫靠佛敛财,那个企业家,在那个大佛的东边建了一个他的别墅,多漂亮啊,我看比钓鱼台国宾馆那任何一个小楼都漂亮,他敢住?

听众:他也是有一个和尚给他弄的,他来回都是奔驰,大奔驰,不是小奔驰……(众听者共笑)

奘师:所以,我对你们河南很了解,那个是谁,我也认识,我也了解,但是不能说了,就到此为止吧,不好说。

听众:是不是也请你看过风水呀?

奘师:没有。我前几天,我还推荐人家去看看。有的佛像建大了,给当地带来平和与平安,仕农工商各阶层都欢喜,那这个佛像就一定是大家都欢喜,再有文革,大炼钢铁,他也能保住。这个地方山被挖了,老百姓耕地没了,锅铁都造了佛像了,那一有文革,一有大炼钢铁,第一个被熔的一定是佛像,是吧,就这么简单。所以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力量,给人信心,这就是释迦牟尼一切教法的核心。让众生远离痛苦,获得生命的自在与安详,这是他一切教育手段的唯一指归。

好,再见。

 

 

电脑上扫描,微信中长按二维码,添加阿弥陀佛平台公众号

手机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

 


手机学佛网

Shou Ji Xue Fo Wang

http://www.sjxfw.net